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走丢的乱步大人

章节目录 22、我的世界*5

    前往港口的车上,赤铜发sE的助理端端正正地坐着,双手摆在膝盖上,目不斜视地盯着前面的道路。身旁港口黑手党智囊手里举着一副黑框眼镜对着光源翻来覆去地把玩,一路上就没放下来过。

    不管怎么看那都是一副普通的黑框眼镜,没有任何特殊之处,款式老土得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产物,现在路边杂货铺卖剩下的那种便宜货。

    “乱步,你近视了吗?”织田作之助问道。

    “没有。”乱步把镜腿合起来又打开,他嘴里含了一颗糖,说话的时候有些含糊不清,脸颊还鼓起了一侧,“这是上次出差带回来的当地特产,太宰拿走改装了一下,算是有用的039侦探道具039了吧。”

    “这样啊。”织田作之助没有多问。

    乱步把眼镜戴上,兴致B0B0地问道:“合适吗?”

    “噢,还行。”织田作之助回答,“是平光镜吗?如果没近视的话还是尽量少戴眼镜吧,据说对眼睛不好,说不定还会把鼻梁压塌——”

    他的话还没说完,乱步就光速摘下了眼镜,嘀嘀咕咕地说织田作之助的坏话:“织田作真的好像碌睦掀牌nVe。

    “就算这么说……”

    “啊,到了。”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

    乱步看了一眼窗外的状况,随手把眼镜扔给织田作之助,丢下一句“重要的道具就交给织田作保管了”便自己推开车门下了车。

    港口黑手党的黑sE轿车刚驶过路口时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车子还没停稳就已经有不少警员围了上来,但迫于害怕着什么,并没有人上前交涉。

    目前,港口黑手党的势力如日中天,军备更是不输于政府,只要上面的大人物们还没决定和黑手党撕开脸皮,那他们这些下面跑腿的就只能忍着——哪怕Si了一名警员。

    这起案件的负责人是一名叫箕浦的刑警,这次被害的nVX正是他的部下。作为警察,箕浦本身就对黑手党没什么好感,现如今碰到下属被害更是对其深恶痛绝。迫于形势,他不得不按耐住脾气,虎视眈眈地盯着那辆黑车,脸黑得简直能滴出墨水来。

    “箕浦警部,港口黑手党来了。”身旁的小警员战战兢兢地提醒道。

    “哼,我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话好说!”箕浦拉开警戒线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一边还不忘招呼那名小警员,“杉本,跟上来!”

    “是!”杉本忙不迭地跟了上去。

    距离黑车还有几米的时候,车门打开了。

    从黑车后座上下来一名黑发青年,个子不高,约莫二十来岁的年纪,一身漆黑的服饰表明了他的黑手党的身份,气质没想象中的凶神恶煞。他眯着眼,睫毛长得遮住了那抹翠sE,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下车之后随意环视了一番,不像是来被问罪的,更像是上层领导下来视察。

    紧跟着他下车的还有一个高个子男人,一头赤铜sE的头发,黑sE的内衬配上砂sE的长风衣,下巴上还有没剃g净的胡渣,脸上表情空白,看不出深浅。

    箕浦挑剔地看了两眼,迎上去问道:“你们就是港口黑手党派来的人?”

    言外之意是港口黑手党这次居然只来了两人,看起来还像是跑龙套的小角sE,显然是没把这起刑事案件放在心上,原本就带了偏见看人的箕浦更是觉得港口黑手党已经不想掩饰自己的杀人行径了。

    年纪较小的那名黑发青年没说话,另一名高个男人先开口了:“是的,我们来协助调查这次的事件。”

    “都已经这么明显了,还用得着调查吗?”箕浦一点也不客气,神sE严厉地讽刺了一句,“说什么协助,你们来是想看热闹的话就赶紧回去吧!”

    织田作之助听出了他话中咄咄b人的意味,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他不怎么会说话,也不知道怎么有条理地反驳,每次都只能听别人抱怨,因此也常常被路边的老NN拉住聊上个两小时导致上班迟到——总之,织田作之助老实得完全不像是个黑手党,好像随随便便来个人都能欺负一下子。

    这副不反驳的态度令箕浦看着更生气了,他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在开口之前,一旁看起来压根不想管这件事的黑发青年cHa话了。

    “是啊!”他加重了语气,“都已经这么明显了,完全不用调查!”

    “哦,终于不再装无辜了吗?”箕浦冷笑一声。

    他旁边名为杉本的小警员有些不安地动了动,显然是对目前尴尬又紧张的气氛十分不适。

    “我说大叔,你是不是Ga0错了什么啊?就光凭借三发子弹就说是港口黑手党做的,那我也可以说只要拿枪的都可能是嫌疑犯,这个命题没有错吧?”黑发青年抬手随意指向一旁的杉本,“我说他就是凶手,你们能把他抓起来吗?”

    杉本警员下意识m0着腰间的枪袋往后退了一小步,神sE勉强地反驳道:“请不要胡说了,这是我们警员的配枪!”

    箕浦自然不会相信黑手党的胡言乱语,才刚来现场一分钟,连尸T都没见过,就随便指认了现场的警员为凶犯,这让人怎么相信?

    他沉下脸来,呵斥道:“你这是诡辩!”

    黑发青年叹了口气:“如果全日本的警视厅都是你这种水准,难怪有时候那些政府要员们会求助到我头上来了。”

    “你说什么?!”愤愤不平的话脱口而出,之后箕浦脑海中模模糊糊闪过一个念头,他似乎对这名青年有一些印象——

    就在这个时候,下属匆匆跑过来报告:“警部!从海里又捞上来一个人!”

    “又是尸T?”

    “不……”下属表情十分勉强,“您来看看吧。”

    众人围了过去,只见打捞用的网兜上倒挂着一个人。他刚从海里被捞上来,一身考究的黑sE西服地淌着水,原本蓬松的黑发乱七八糟地贴在脸上,绷带也歪七扭八的缠着,看起来狼狈不已。

    织田作之助仰着头看了一会儿,开口问道:“太宰,你在这里g什么?”

    “入水自杀呀。”

    “看起来又没成功啊。”

    “是的呢,被多管闲事的人捞上来了,真不走运。”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太宰治不高兴地斜了一眼负责打捞的警员。

    箕浦对这个男人的脸有印象,毕竟是港口黑手党的五大g部之一,平时又负责和政府部门的接洽工作常常露面,为人深不可测,绝不容许小觑。

    太宰治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又是在这么敏感的时期……难不成是来示威恐吓的吗?

    箕浦不禁如临大敌。

    可对方根本没看他一眼。

    被解救下来之后,太宰带着苦闷的神sE从怀里掏出一本皱巴巴的文学书抖了抖,又拎起衣角试图拧g衣服上携带的海水,但这样的做法显然是徒劳的,只会加速令西装更像被腌过的咸菜。

    他放弃了无用功,转而凑到织田作之助边上好奇地发问:“发生了什么啊?居然连乱步先生都被派到现场来了。话说,这次的护卫是织田作吗?要好好保护乱步先生啊。”

    织田作之助木讷地点了点头,这原本就是他的职责所在,在解决事件方面乱步不需要别的指导,但是人身安全和日常生活都得靠他来保证。

    “这次的事件很麻烦吗?”

    “凶手已经找到了。”乱步说,“这么简单的事件,乱步大人只需要一分钟就能解决!”

    “真不愧是乱步先生。”太宰笑YY地夸赞道。

    “你们是想做什么?”被港口黑手党三人无视了个彻底的箕浦开口质问道,他第一时间就针对了三人之中身份看上去最为尊崇的那人,“港口黑手党的g部——太宰治?”

    “呀,只向我打招呼吗?还真是受宠若惊。”

    刚刚还和同伴嬉皮笑脸的黑发男人转头看他,眼底的暖意被收敛了起来,眸sE渐深,明明脸上还挂着有些轻佻的笑容,但却像是贴上去的假面,看着就令人胆寒。

    箕浦皱起眉,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太宰治微微欠身,像是普通社会人士互相介绍同僚那样,拉过乱步对箕浦说道:“这是江户川乱步先生,虽然我们是平级,但无论怎么说也是我的前辈,这次的事件由他负责,不用管我。”

    这名不着调的青年竟然是g部?!

    等等……

    江户川乱步?!

    箕浦终于想起了哪里听说过这个人。

    一眼就能撕裂假面,看穿事物的真相,就连政府也要求助的黑手党——江户川乱步。

    他定了定心神,想到下属悲惨的Si状,还是强y地开口:“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件你们港口黑手党一定要给我一个说法。”

    “我都说了,事件已经解决了。”乱步抬手指向小警员说道,“凶手就是他,还要我说几遍啊。”

    “开什么玩笑!”箕浦下意识反驳道,但由于对方是江户川乱步,他这句话说得又没什么底气了。

    “不信的话就去检查他配枪的子弹啊,应该少了三发才对,一个在编警员在这个城市想通过黑市补充还是蛮困难的吧。”乱步说道,“如果不是他杀的,那也不会怕一次检查。警方开枪应该都是要做报告的,少一颗子弹都不行,对吧?”

    乱步这话说得十分笃定,这下子不管杉本有没有杀人动机,他都得把配枪交出来配合检查来洗脱嫌疑。

    “杉本?”

    “不是的、我……”小警员下意识抗拒地护住了枪。

    箕浦有了不好的预感,他再次催促道:“杉本,把枪给我检查。”

    杉本打开了枪套的搭扣,手指微微颤抖,瞳孔因为紧张而微微收缩,光是看他惨白的脸sE就觉得这人心中有鬼。

    织田作之助神sE一动。

    他原本打算从怀里掏枪,刚抬起胳膊,身后的太宰却冷不丁撞了他一下,像是无意中碰到一般,前后不过一秒,但那和所有异能力相斥的“人间失格”还是起了作用。

    织田作之助的异能力为“天衣无缝”,可以预知未来五秒发生的事,经常用来预防枪击、爆炸等突然袭击。先知般的能力看似无敌,实际上也只是辅助异能,往往需要他在瞬间做出规避危险的判断,有时候毫秒间便能决定生Si。

    ——晚了!

    短暂失去了异能力的织田作之助来不及思考,甚至连举枪的时间都被省去了。

    他动作极快地反身扑倒乱步。

    在做出这个选择的同时,站在对立面的杉本拔出了枪,对着乱步的方位扣动了扳机。

    “杉本!”箕浦又惊又怒。

    那一枪自然是打空了的。

    乱步和织田作之助站得靠近海边,打捞的地点又没有装设护栏,织田作之助这么一扑,毫无防备被他带倒的乱步直接就和他一同摔进了海里。

    “砰!”

    第二声枪响!

    不过这次开枪的并不是杉本。

    太宰治保持着抬手举枪的姿势,手指扣在板机上,老式手枪的枪口附近还有未散尽的硝烟。

    那是属于织田作之助的Ai枪之一,古老却十分注意保养,贴身放在怀中的枪套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太宰m0走了。

    原本先开枪的杉本仰面摔在地上,捂着汩汩流血的肩膀,神sE痛苦不已。配枪也掉在一旁,被箕浦第一时间踢到他够不到的地方去。

    “看来犯人已经自招了呢。”太宰眼神冰冷地注视着倒在地上的人,轻声说道,“这次算是我S偏了,下次就是脑袋——光是刚才袭击港口黑手党g部的危险行径就足够我们展开报复了,明白吗?”

    箕浦无言以对。

    根本不用检查子弹,杉本的反应已经证明了一切。而且的确是杉本先开的枪,就算刚才被击毙也只能算是别人正当防卫,太宰的做法已经算是仁慈了。

    太宰收起枪,走向两人掉下海的地方站定,偶尔有浪拍打岸壁,却迟迟没有人影浮上来。他注视着海面,没什么大反应。

    箕浦刑警看起来b丢了g部的太宰治还要着急,第一时间喊人:“马上打捞!把人救上来!”

    太宰面无表情地穿过手忙脚乱的人群,一名身着黑西装的男人急匆匆跑了过来,恭恭敬敬地递上一只通话中的手机。

    “——森先生。”他隔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嗯,没错,乱步先生又走丢了。”</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