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穿成男主的狐狸精寡嫂(穿书)

章节目录 31、燥意

    王小虎最初是没想过与戚柒会有交集的。

    他喜欢她娇俏的模样,也心动她的聪慧,但是他也知道他娘是不会让他娶一个寡妇的。但没想到,最后竟然是他娘主动提起,想要聘戚柒与他做妻子。

    那一刻,王小虎心动了。

    然而,戚柒拒绝了他家的提亲。

    他心中失落不已,但是他母亲却说,烈nV怕缠郎,若是他用真心待她好,她终有一天会被他感动的。

    其实如今王家有了钱,王小虎若想娶条件好的nV子也不难,但是若念头没生起倒好,如今心中有了人,再看其他的人便觉得谁也b不过他的心上人了。

    他很快收起自己的失落,开始努力在戚柒面前表现。

    对于这种情况,戚柒其实是很尴尬的。

    她推拒了几次,但王小虎却像没有听懂似的,依然抢着给她g活,戚柒最怕的便是这种了。

    无奈,她只好尽量避开王小虎。

    直到二十九这日,房子才算彻底弄好。

    戚柒付了工钱,又招呼帮工的人一起吃了一顿,总算是松了口气。因着这些事,她甚至没有发现裴靖最近的不对劲。

    等到她闲下来,才突然发现,裴靖最近洗K子的次数似乎有点多?

    她可是一个慈Ai负责的嫂嫂,自然要注意家里小辈们的情况。换K子换得这么勤,裴靖莫不是生了什么病?

    想到此,二十九这晚,终于忙完一切可以休息之后,戚柒便敲响了裴靖的房门。

    “二弟,你睡了吗?”

    nV人的声音陡然在门口响起,微微压低,带着些暧昧和娇媚。

    裴靖的心顿时一动。

    这个nV人果然来了。

    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穿着,发现自己穿得严严实实,绝不会被人占了便宜去,这才放心的应道:“还未,嫂嫂找我有事?”

    他打开了门,对上了nV人带着媚气的脸。

    戚柒上下打量了一下他,问道:“我见你这几天日日洗K子,想问问二弟,是不是身T有哪里不舒服?”

    裴靖的脸sE顿时一僵。

    虽然他很快便恢复了过来,但戚柒依旧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难道裴靖真的生病了?

    看他这幅不愿多说的模样,这病莫非不便与人说?

    若是如此,她这么贸然的询问,不会被男主给恨上吧?戚柒有点后悔自己的多嘴了。

    她忙补救道:“若是没事也没什么,我就是问问而已,二弟不必放在心上。”

    裴靖垂眸,面sE如常道:“多谢嫂嫂关心,我没什么事,只是不小心弄脏了K子,所以换得勤了些。”

    这个借口也太敷衍了吧。

    难道每天都要弄脏K子吗?

    戚柒正在心中吐槽,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男人经常换K子,这莫非是——

    那种病?!

    若真是如此,那可是大事!也难怪裴靖不愿意提起。但是这种事也不能一直瞒着呀,得快点就医。

    不过看裴靖这态度,怕是拉不下脸去看大夫的。

    她作为长嫂,很有必要关Ai弟弟的身T。

    一瞬间,戚柒感受到了肩上沉甸甸的重量!

    裴靖自是不知戚柒所想,见她面上变来变去,只以为这nV人又在心中筹谋,不由暗暗提高了警惕。

    他们现在离得这般近,这狐狸JiNg会怎么做?

    他想到了话本上的故事情节。

    是会假装扭脚向他倒过来,还是会……

    他正猜测着,便听戚柒道:“既然二弟没事,那便早点歇息吧。”说完,她转身便走了。

    走了?

    望着nV人离开的背影,裴靖一时微微愣住。他忍不住皱眉,难道这个nV人改变策略了?

    他不信这狐狸JiNg会改吃素!

    裴靖被热醒了。

    他黑着脸,甚至习以为常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身上热得厉害,哪怕是在寒冬,竟也出了一身汗。

    他换了一身衣服,躺在床上,却心烦意乱的睡不着。

    如今已是深夜,万籁俱寂。

    裴靖却觉得心里烦躁的厉害,实在是睡不着,他想了想,索X披着衣服出了房门,去外面透透气。

    屋外除了微弱的月光,黑沉一片。

    他站在院子里,目光不受控制的看向了那个nV人的房间,他微微顿了顿,双腿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

    轻轻推开了房门。

    nV人轻柔地呼x1声在黑夜里尤其响。

    裴靖脚步微顿,随即缓缓朝床走了过去,柔和的月光映出了nV人香甜的睡颜。

    他刚走到床边,一声娇软的梦呓陡然响起——

    “好热啊……”

    虽是冬日,但因为起了炕,又盖着厚厚的新棉被,戚柒睡着睡着便热了起来。

    裴靖的心中猛然一炸,直到此刻,他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那一瞬,他的脸sE顿时黑沉得厉害。

    他转身便要走。

    正这时,只见床上的nV人一个翻身,脚一抬,裴靖眼前一晃。

    下一瞬,一只白玉般的足直直地朝他踹了过来。

    恰恰好,落在了他的唇上。

    裴靖的心,倏然坠落——</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