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九歌仙猿传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花剑九式

    所谓,剑道四重境,分别是一重凡剑之境,此境主要代表大多数用剑之人,二重心剑之境,此境主要代表少部分领会心剑合一之人,三重神剑之境,此境主要代表部分杰出剑法大家,领悟剑道剑法之人,四重天剑之境,此境主要代表剑法超凡脱俗,领悟终极剑道奥秘的个别人,很显然夏夕君的师祖花飞落便是这最后一类人。

    此刻,夏夕君得此剑法绝学,既感幸运,也感迷茫,幸运的是他若能练成这“花剑九式”,那将来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剑神花飞落,势必成为武林后起之秀,江湖中的中流砥柱,新一代剑法宗师。

    迷茫的是,他师父叶随风之前曾授他天道九歌剑法,后来,他师公花如凤又传他大道三千剑法,如今,机缘巧合之下,又得他师祖花剑九式,所谓,术有专攻,方可大成,如今,剑法一多,夏夕君不由心乱如麻,反倒不知如何选择了。

    时间仿若白驹过隙,一下三天便过,夏夕君也终于做出了决定,那就是不在习练天道九歌剑法,与大道三千剑法,专心致志习练他师祖留下的“花剑九式”。

    而他之所以会选择后者,一,是因为他发现,他师祖的剑法,已经超越了剑道,所以,他想从他师祖的剑法之中,领悟出属于自己的“剑道”,只有自己领悟出的剑道才是王道。二,是因为目前他所学的三种剑法中,花式九剑是最让他难以理解的,也是让他觉得最厉害的,所以,他想借此机会,让自己修炼成一名真正的用剑高手。

    冬去春来,花开花落,夏去秋来,几番寒暑,夏夕君为了练成花式九剑,白天与丑雕白猿为友,一边练剑一边切磋,晚上回到洗髓洞,则静心修炼五禽心法与九g0ng凌飞步。

    如此反复循环,一晃八年过去,夏夕君也由一少年,长成了一俊朗清秀的青年,如今的他不止生的俊朗清秀,两道剑眉斜cHa入鬓,更具英武不凡,一双凤目明亮如星,顾盼生威间,鼻梁高挺、薄唇紧闭,乌黑发亮的长发披散在两肩,一身量身定做的青sE长袍随风飘拂,说不出的气宇轩昂与洒脱。

    这一日,yAn光正好,微风不燥,夏夕君正在洗髓洞内静心思考,“花剑九式”的最后一招“邀月同醉”时,梵如音急匆匆自洞外赶来,人还未到,夏夕君双耳微微一动,已知还有大概多少距离。

    待的梵如音还有十米左右就到时,夏夕君这才缓缓收功,睁开眼睛,只见,此时的梵如音脸上多了一丝沧桑,乌黑如瀑的长发里多了些许银丝,整个人看上去似乎苍老了很多。

    其实,也难怪梵如音会变得如此,自从花如凤下山以后,落神峰大小事务由她一人C心打理,还要一边防止元朝朝廷与江湖武林中的败类攻打落神峰的同时,一边完成花如凤下山时所交代任务,到如今,除了三座大阵,最后一座“诸天星斗阵“,总算差不多全部完成,但突然自山下传来的,一封花如凤的亲笔书信,让她不由有些心神不宁,烦躁不安。

    她思来想去,决定按照花如凤信中所说去看看,但放心不下一直居住在洗髓洞的夏夕君,故今日cH0U空前来,一见夏夕君,梵如音不由大吃一惊,差点没认出这英俊帅气的青年。

    “呵呵,好小子,这八年来,师姑一直忙于山峰琐事,很少来看君儿,不想君儿已经长大cHeNrEn,还如此英俊不凡,师姑差点就没认出来啊!”梵如音一拍夏夕君肩膀,呵呵笑道。

    “呵呵,师姑不认的君儿,但君儿永远认得师姑。”

    夏夕君也微微笑道:“因为,师姑的模样,君儿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哈哈,啥时候学会贫嘴了。”

    梵如音点点头接道:“不过,师姑喜欢听。”

    “嗯,师姑,您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呢?我的那些师哥师姐们还好吗?”夏夕君闻言,语音一转问道。

    “你师哥师姐们啊,好……都很好。”

    梵如音回道:“师姑今日cH0U空来看你,是想来与你告别的,昨日,你师公悄悄托人捎来书信,说是他被中原武林一群神秘高手追杀,如今,身受重伤,正在他好朋友赛仙手的“玄机谷”养伤,故而我……。”

    不待梵如音说完,夏夕君眼神微眯,一脸凝重接道:“什么?师公身受重伤?这天下武林中,竟还有能伤师公之人?”

    梵如音点点头道:“嗯,如今这天下,卧龙藏虎,不可小觑,你师公的武功和内功修为,虽然世上没有几个人能与之一b,但还是有些神秘高手能与之一b的,如“刀狂”云枫月,“北毒圣nV”叶飞霜等,都是武林中成名已久的厉害人物。”

    “师姑,照您这么说的话,我师公现在岂不是很危险?”夏夕君闻言担忧道。

    “嗯嗯,是很危险。”

    梵如音接道:“不过,幸好你师公他的朋友赛仙手,乃是举世无双的机关大师,一时之间,那群神秘高手还不能将其奈何,可时间一旦拖得太长,就会出现新的变故,故我今日与你见面后就得立马下山,赶忙玄机谷与你师公汇合。”

    “师姑,可峰上事情如此之多,如今师公不在,你若也不在,那该如何是好?”夏夕君闻言想了想反问道。

    “可我若不去,你师公怎么办呢?”梵如音闻言,不由一脸凝重皱眉道。

    “哈哈,这还不好办,我去。”

    夏夕君闻言,哈哈一笑,立即接道。

    “君儿,你……去?”

    梵如音闻言,不由愣了一愣,随即摇头否定道:“不行,你年纪轻轻,又没行走江湖的经验,何况,师姑还不知你这八年来,武功内功修炼的如何,一旦你遇险,我如何跟你Si去的师父交代啊?”

    “师姑,你想知道我这八年来,武功内功修炼的如何那还不简单。”

    夏夕君故作神秘的笑了笑道:“我们b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和你b试?”

    梵如音闻言,不由吃惊问道:“君儿,你确定要和师姑我b试?”

    “不错,所谓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君儿很想看看,是师姑的“神农九鞭”厉害,还是君儿所学的剑法厉害。”夏夕君接道。</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