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分裂的山庄小白花

章节目录 觊觎

    她反问:“你觉得可能吗?”

    几人同时愣住,宋玄生和大姚并未说话,而陈宇看了看大姚,再看向王小花,语气很疑惑:“为啥不可能?”

    王小花耸了耸肩,继续吃饭,不做回答。

    如今大家都知道了,她反而好像也想开了。席翠说过的话她也记得,像她这样的人想要做庄主夫人,也许真是得生出几个孩子才行,否则怎么也不过是个收了房的丫头,上不得厅堂。

    但那同样是不可能的事情。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庄主夫人不是她能待的位置。

    陈宇不知道,可宋玄生他们、甚至江棠镜,想必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从江棠镜踏进她房门那时到现在,也从没提起过什么过门的事。她从一开始就一直知道,自己的位置应该在哪。

    “小花,”

    “赵叔,”

    吃过晚饭往回走,王小花应了一声,赵管家手里拎着几个盒子,示意她来帮个忙,把东西送到他屋里。

    赵管家是李管家去世后,从山庄其他别苑调来的继任。王小hUaxIN不在焉拎着盒子,他路上说的什么话即使没太听进耳朵,也随口寒暄着。直到进了赵管家的院子,进屋把东西放下,他给倒了杯茶,一边问了句她很难不听清的话。

    “听说你让少庄主给收了房?”

    王小花脸上顿时凉了一凉。

    这话听别人说起来,可真是不自在得很。她想起当年在都督府时,年纪虽不大,但也曾听闻夫人们和通房丫头之间如火如荼的斗争,当时只觉不甚明白又无聊得紧,不想今日自己也要成为其中一员。

    当下只匆匆点头放下茶杯,也不坐下,就想走。

    “这几日也该让人给你送些滋补之物,顺带做几身新衣裳吧,”赵管家说道,“月例银子也提拔几分。”

    她随口哦了一声:“好,那赵叔您忙的话,我先走了。”

    “急什么?”

    “……”

    他的语气好像不太对劲。王小花抬头,看到赵管家暧昧不明的神情,心里忽然炸了一下,觉得这整个情景似乎都扭曲起来。

    更让人吃惊的是,赵管家气定神闲走向房门,她随即也快步上去:“我要走了——”

    赵管家很快把门闩上,王小花冲上前要去拉门,被他转身拦下,厉声质问:“赵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不明白?”

    他露出恶心的笑,推了她一把,抬手就解自己的腰带。

    王小花已气得声音发颤:“赵叔,你……我可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怎么,你能服侍少庄主,如何就不能多服侍我了?”

    她一愣,更是怒火攻心,咬紧牙关就握拳挥上,正击中赵管家迎来的掌心。

    像那天晚上的情景,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也没有理由再经历第二次。

    但赵管家是个练家子,之前就是山庄护院出身,王小花将自己的近身招数全力使出,开头还挡了几招,赵管家中了几下便也使上全力,她终究抵挡不过,只拼命砸得门开了条缝,喊了声着火,就被拉了回来,赵管家一脚把房门揣严实了,圈着她向屋里的床拽去。

    王小花只觉如坠冰窟,大声喊叫挣扎:“着火了!着火了!着火——”

    她咽喉被锁,一张巾子绕过齿间系在颈后。

    赵管家把她往床上一甩,翻身上来就开始扒衣裳:“我可得谢谢那李老头不准你习武,才好尝尝这g引主上的小媚娃是个什么滋味——”

    王小花尽自己所能挣扎踢踹,一只手在间隙里扒掉封口巾,反口就咬住赵管家的手。

    “小贱人!”

    一记耳光狠狠甩来,双臂被他膝盖压住,封口巾勒得口颊生疼,赵管家骂骂咧咧:

    “装什么装?当真以为上了少庄主的床,就等着当庄主夫人?我告诉你,你也就是少庄主玩过了,再分给别人挨个玩的命!”

    王小花又慌又乱,这句话犹如当头一bAng,再分去她几分气力。

    “N1TaMa扑腾也当不了贞洁烈妇,任谁知道了,都会当是你g引了我赵管家,识相的就乖乖听话,还能少受点皮r0U之苦。”

    每一句话都是沉重的打击,她只觉魂飞魄散般惊恐。几乎已经预见挣扎也是徒劳,泪水模糊了眼眶,她实在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落到如今这付田地。

    忽然咣的几下踹门,赵管家倏地停住,听到门外江棠镜的暴喝,顿时慌了,敛了衣裳从床上翻了下来。

    随着门板撞开的巨大响动,他一手指着床上正要反责王小花,被破门而入的江棠镜一脚踏上前x,重重踩碾在地。

    “少、少庄主饶命啊!是这个贱人g引我!”

    赵管家冷汗渗了一头,正要再说,眼前白光闪过,胳膊瞬时一凉,低头一看,左臂已经分离在侧,鲜血自上臂断口喷涌而出。

    杀猪一样的嚎叫被拖出外间,屋中恢复安静,血腥之气弥漫。江棠镜面无表情走向床榻,揪起王小花的胳膊,黑着脸解开封口的巾子。

    “你就这么容易上钩?!”

    江棠镜扫了眼桌上的盒子茶杯摆设,火气要从头顶冒出。上回她给赵晨晨哄骗的火气还没发,这次又差点折在赵管家手里,她跟姓赵的犯冲不成?!

    王小花听了这话,心猛的凉了。赵管家说的难道是真,不论如何她都难逃怪罪?当下连衣服都无心整理,抖着声分辩:

    “老大,是赵管家骗我过来,还说我g引他,我没有。”

    她看着那滩血,心中一阵骇然,啪嗒啪嗒绝望掉泪,又怕这让自己像是在畏罪狡辩,可双眼和咽喉好像都不再是自己的,开了闸一般控制不住。

    “我就是帮他拎东西,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江棠镜看王小花哭得这样惨,又觉有些心疼。这并非她的错,他只是实在气不过来。

    “好了,”

    他说道,虽气得指骨节泛出青白,但还是给她抹眼泪,把扒拉开的衣裳整理好。

    外边天sE已暗。他抱着她回她屋里,无声搂着在椅上安坐,抚着她头发,很是平复了一会。

    王小花脱离失控的情绪,方才想到江棠镜带她回来,还陪了这么久。

    “老大。”

    她伸手扶着他x膛,此时情绪十分复杂。

    虽然现在也就算个陪睡的通房,可这么多年一起长大,她觉得老大不会把她分给别人。但是又担心,现在不会,那以后呢?却不敢问,跟小J追老母J一样紧紧抓着他手臂,痛哭后还有些发红的双眼一直看他。

    江棠镜怜Ai之心顿起。轻声说着没事了,低头安抚地亲亲她眉心,直到抬手捧上她的脸,王小花嘶地cH0U了口气。

    “……睡前,再上点药,”

    江棠镜收回手,看看她面孔上的掌印。

    赵管家未免也欺人太甚。且不说王小花在护卫团的身份,她毕竟是有江老庄主首肯、李管家悉心关照着长大的山庄养nV,却在自己掌管的山庄里,出了赵管家这样的人,怎不让人心头怒起?

    但这样的惊吓,江棠镜虽有些不愿意承认,却直觉她恐怕并不希望自己留下,或许应让她自己先静一静,好好休养为宜。

    “门外都有人看着,需要人的时候叫一声。”

    “……嗯。”

    王小花终究还是没问出口。自己留在屋子里也有些害怕,但依旧不敢叫江棠镜留下来,看他关门出去,望着门口,只觉根本没办法睡觉。

    灯要灭了,她起身加了灯油,回头便去翻箱倒柜,拆了一根细长绳子,找出小时候玩过的几串铃铛,一个个穿起来,沿着自己床铺一带绕了一圈,方才稍稍安心,收拾梳洗准备歇息。

    ******

    百鹰山庄的清晨,初夏已至,yAn光和煦,诺大一块跑马场子里浅草茵茵。徐白经过此地,什么人也没有见到,逗留了片刻,还是不见人影,只好离开,经过临院,有两人抬着一副盖了脏兮兮粗布的尸T走了出来。

    徐白惊讶,这一带是山庄里习武的场子,据说地牢入口也在这附近。眼看那两人没走几步,一个物什从粗布下滑出落地,只得停下去拾,徐白皱皱眉,直待看清那是只人手,差点没吓得瘫倒在地。

    临院旁边显得有点荒废的小院子里,赵晨晨手脚戴着镣铐,慢悠悠散步放风,从院墙的缺口往外看到此情景,发出了一声嗤笑。

    “我都不想跟你学了,”

    王小花有点恼火,看见宋玄生又开始教这些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防身老把式,就更加心头不快,“一点用都没有。”

    山庄里明面上只说赵管家犯了家法,但私下里他yu对王小花图谋不轨,继而左手被斩关在地牢,一晚即失血而Si之事,已不胫而走。

    宋玄生也不提这事,耐心道:“这是基本功,你再熟悉熟悉,才好学更厉害的。”

    “小花姑娘莫急,”

    陌生的声音从那边墙头传来,循声望去,赵晨晨在另一侧巴着院墙,虽然胡子拉碴,但一副如沐春风的模样:

    “这位爷所言甚是。习武若不循序渐进,容易走上魔道匪类的野路子。”

    宋玄生瞟了他一下,懒得理。王小花皱着眉多看了赵晨晨一眼,见他自己指了指自己,口型似乎说的是我来教你,只抿紧嘴唇,平移了视线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因为赵管家的事,大家这几日对她都有点小心翼翼。而她要是独自走在山庄里,也会有些莫名其妙的不自在。

    倒是江棠镜会cH0U出时间陪她一起。现下又见他来了,王小花于是迎了上去。连着几天了,江棠镜都会带她去走走,钓鱼,玩水,放风筝,甚至爬树掏鸟窝。

    “太高吗?”

    今天他在树g上绑了个秋千,把她几乎推到半空里,耳边风声呼啸,她心脏都要跟着飞到喉咙口,又刺激又挺高兴,叫道:“可以再高一点!”

    好一会才停下来,江棠镜看王小花脸蛋红扑扑的,显然玩得高兴,还不忘问他:“老大你玩吗?我推你啊。”

    其实她原本想问,老大,你这是在带小孩子吗?但真的玩的高兴了,也心知老大不过是想让她开心点,所以也愿意配合他。

    江棠镜笑出了声,道声不必,牵着她手去到树下,圈着她坐在透着点点斑驳yAn光的树荫里,把玩着她的手指。</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