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路遥今天辟谣了吗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月考

    在这个人人谈论高压线的周一,原则升也正式开始他的第一天任教。他琢磨着尽量不去干预儿女,就选了两个孩子都不在的高二生物组教师,还被推选为了生物组组长。

    他生的也是儒雅之相,讲起课来又会和同学们谈论国内外一些时事和新奇,一跃成为高二年级最受人喜欢的老师。

    他和原珂的父子关系早已在学校传遍,大家不禁要感叹一下基因真的强大,这爸爸教书讨人喜欢得很,原珂才转来不到半个月也在新的班级如鱼得水,和所有人打成一片。

    但也有人在悄悄八卦:要是原老师知道儿子谈恋爱会怎么样?

    ——

    很快又是两个礼拜过去了,清远高中的师生迎来了第一次月考。

    其他科目还好,只有物理使路瑶有些犯难。

    物理考前半小时,她还在念念叨叨常用公式。明明十月的天气已经转凉,她却好像处在三伏天里,满头大汗。

    物理课代表康文看同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忍不住声:“不必紧张,我觉得你的物理在班里已经是中上水平了。”

    这句话并没有安慰到路瑶,路瑶反而心中反而更加惶惶。

    路瑶虽然父母离异,但到底还是锦衣玉食地长大了。她也没有什么可以操心的事,唯一上了心的事不过是考个好成绩,博得妈妈一笑。

    路瑶的妈妈路颖也不是那种非要孩子考第一的母亲,但她也免不了希望自己孩子更加优秀的念头。所以当路瑶成绩得了第一或考了满分时,她会特意抽出时间陪伴她。

    路颖本来是想培养一些仪式感,也让路瑶对学习更加上心。不曾想,久而久之,反而成了女儿的心魔。

    当年的路瑶内心里渴望着妈妈的陪伴,所以更加努力地去成为第一名。好在她也聪明,加上勤奋,第一名也常是她的囊中之物了。

    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路瑶上了初中,上了高中,见到了许多许多比自己天赋高得多的人。她也不能长居位。但骨子里对优秀的渴望,和着岁月的清风,不知不觉刻进了骨子里。

    路瑶也现自己有些魔怔了,但又不知如何解决。自己这些心思,那么多年下来,自己也不知道是更在意的是什么呢。

    不能这么想,中上已经很好了!心中有另一个声音在反驳着自己。

    “路瑶,加油!”康文看路瑶没有什么回应,又鼓励了一句。

    康文和女生聊起天来总是不自觉地脸红。此时路瑶又看到了脸红得不行的康文,一时之间反而不那么担心了,向他道谢:“既然有了物理课代表的祝福,我一定不会考差的!”

    康文腼腆地抿嘴笑了笑。

    路瑶带着笔袋进了考场。

    考试试卷放下来,路瑶迅浏览了一下正反面,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许是第一次月考学校不想打击学生的学习热情,出的百分之七十都是基础题。答题铃一响,路瑶拿起水笔流利地写了起来。

    那叫一个如有神助。

    当路瑶检查三次答题卷之后,她搁了笔,结束铃适时响起。

    最让路瑶头疼的物理这次倒没给她下绊子。

    ——

    最后一门的结束铃响起,也意味着放学了。

    陈橙迅收拾了书包跑出教室,她爸爸答应她考完去搓一顿大餐。

    路瑶则留下来和康文讨论起物理试卷后面的大题。

    本来高三周五是要多上一节课的,所以路瑶通常不和哥哥一起回家。但这周四周五两天全校月考,高三的加时课也就取消了。

    所以,今天原珂一考完就来到高一三班门口,等妹妹一起回家。

    高中生谈恋爱其实没那么稀奇,主要是原珂颜值太高,一站那儿就让人忍不住往他那边瞧。路瑶正好和康文说到物理的最后一道大题,一时没注意到。

    原珂也不急,见妹妹有事就没喊他,整个人背靠在门框上,表情随意,两只手倒也不是没事情做,转魔方玩。

    “路瑶。”

    路瑶的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她扭头,是坐在她后座的何淼淼,她两除了交作业还没怎么说过话。路遥没出声,只疑惑地看着她。

    康文也住了嘴。

    “那是你男朋友吧,他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哟。”

    女孩子甜腻腻的声音响起,带了打趣。

    康文放下试卷,脸上又是一片红:“咳…我们今天也讲得差不多,我先回去了。”

    路瑶点头,也快收拾好书包。

    这时何淼淼站到她身边:“瑶瑶,我上次回家在公交车上见过你,咱们回家好像是一个方向的,我能不能和你一起走?”

    路瑶还未吭声,对方就极其自然地挽上了她的胳膊。

    路瑶有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失忆了,难道她之前和何淼淼推心置腹成为密友过吗?

    她不知道,同学中就有一类特殊群体,明明八竿子打不着,偏偏她能单向对你熟到不行。

    “不好意思啊。”路瑶可驾驭不了这样的热情,不着痕迹地把手抽了出来,把锅甩给了哥哥,“他比较害羞,不喜欢和陌生人一起走。”

    经过斟酌非常体贴的措辞,但何淼淼的脸就一瞬间沉了下来。

    “就那么宝贝你那个男朋友啊。”带了点尖锐。

    何淼淼扭头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那我先走了,拜拜。”路瑶背上书包跑到他哥身边的时候还有困惑。

    “今天教师要改卷,爸爸晚点回家,让我带你去外面吃。”原珂摸了一下她的头,一眼看穿她脸上的表情:“怎么了?”

    路瑶一边和哥哥往校门口走一边说:“没什么,刚刚那个女同学想和我们一起回家,我拒绝了,她好像有点生气。”

    “是你朋友?”

    “同学吧,今天第一次说那么多话。”

    “哦,那不用理她。”

    “哥,月考感觉怎么样?你之前在美国读的教材肯定不一样啊。”

    “还行,所以我学理科啊,要是选文科真的死翘翘。”

    “选理科也是真厉害。”路瑶很是佩服地开口。

    “瑶瑶以后选文还是选理?”

    路瑶一时被问住:“还没想好,不是高二才分吗?”

    “高一下就得确定了啊,时间过得很快的。”

    但是这才第一次月考呢,路瑶漫不经心地应了,把这件事情抛之脑后。

    “晚上想吃什么?”

    “烧烤,冰淇淋,小龙虾!”

    “啧,你这是要让我顶风作案啊。”

    原珂失笑,不管是原则升还是路颖,都不太愿意孩子去吃这些东西。所以小时候兄妹俩都是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家的小孩吃。只有每年拿了压岁钱才可以偷偷摸摸地去偷点腥儿。

    路瑶开头还没想到这个,听哥哥一说也懂了:“真的好多年没有一起吃烧烤了啊。”

    莫名低落,原珂的心也酸了酸:“那我们今天就去吃个够!”

    “冲!”

    ———

    去的小摊离家不愿,吃得心满意足的路瑶和哥哥原珂干脆走路回家。夏末的晚风还是凉且温柔的,少女的丝被轻轻吹起,小区桂花树上的一朵朵小桂花也四散到空气中。

    已经是饭后散步的时间,小区各处都有人走动着。有老奶奶带着小孙子在树荫下乘凉,口中一声声的“宝贝”;也有漂亮女人牵着狗狗遛弯,口中也是一声声的“宝贝”。

    路瑶想,这年头,宝贝真多。

    到了她们家单元楼下,原珂记起什么似的,猛地一拍脑袋:“糟糕!我把钥匙落在学校了。”

    路瑶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笑着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举到哥哥面前晃了晃:“幸好有我,长点心吧大宝贝!”

    一声“宝贝”出口,明显带着促狭,路瑶自己先笑的没了眼睛。

    原珂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高兴,只是松了一口气,伸出一只手揽着妹妹的肩膀,“傻笑什么呢,快走了。”

    自己言语中也染上三分笑意。</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