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消失的纪念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敲定结果

    于笙的这个计划显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不仅仅是因为有慧欣的助攻,更重要的是,他成功地让漫博也担忧了起来,生怕明朗一气之下就自己的丑事也揭露,这样的话自己无论是在公司员工面前还是在自己的父亲面前都会颜面扫地,极度影响自己的工作,而已婚的他背着慧欣找别的女人,也会让他的婚姻蒙上一层阴影。

    于是漫博转身对漫胜说道:“爸爸,关于这件事,我有个建议,你们听听看。我觉得舅舅和慧欣说的都很有道理,我们也犯不着非把别人逼得走投无路以至于他干出一些狗急跳墙的事。这件事虽然是明朗的严重问题,但看在此前他对公司的贡献,我认为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视他功过相抵吧,如今他也把钱还给了公司,后面我和舅舅一起出面再和建易集团谈一谈,争取能将合同再重新改一下,此前明朗委托漫知还给公司的钱我们也一并交还给建易集团,以表我们的诚意,我相信我和舅舅应该能够搞定这件事。这样的话,对公司来说也没有太大的损失。至于明朗的话,我们劝他离开吧,毕竟他现在还很年轻,要是这件事弄的太大,对他以后的人生可能影响很大,我们公司历史上也给过很多犯错的年轻人改过自新的机会,这次我们也就饶恕他一次吧,从此以后让他远离公司就行。这样的话我相信他也不会再做出格的事,我们也能免去很多不必要的烦恼。”

    于笙见漫博这么说,也赶紧说道:“姐夫,我觉得漫博说的话也有道理,而且不管怎么说,我们也得让漫知心里好受一点,虽然她看错了这个人,但是我相信漫知也不希望我们大家如此对付他。”

    慧欣一看如此情况,赶紧也急切地说道:“爸爸,我觉得漫博和舅舅说的都很有道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毕竟你们考虑的都是大事,一年做着几十亿的生意,没有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漫胜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漫知,并没有作声。

    漫博一看自己的父亲并没有反对的意思,赶紧转身对漫知说:“漫知,我觉得这样吧,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总要解决的。现在的明朗显然对我们几个可能都会有意见,我看要不你明天去找一下他,跟他表达一下我们的意思,这件事我们也不想再追究了,既然他已经把不属于自己的钱也拿出来了,那么公司也不需要他再赔偿任何东西或者有任何的说法,你也劝劝他,无论是出于对你的考虑还是对他自己的考虑,来诋毁我们家的事就不要去做了,没有任何的意思,最后受伤的只会是他自己。”

    听完漫博说的,漫胜接着对漫知说道:“我们不追究,并不代表我们怕他,也不是因为他威胁了你舅舅,我们就妥协,这一点你要让他明白,别以为我们是怕他。我在商场混迹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难不成还会怕他这个小子。”说完漫胜继续指着漫知说道:“你自己也给我好好想想,跟这样一个人到底是什么结果。”

    漫知继续默不作声。

    漫胜说完问于笙还有什么事,于笙表示没有。于是漫胜起身对漫博说道:“这件事就按照你们的想法去处理吧,我没有什么心思来管这些事,不过你们最好给我搞的妥妥当当,如果那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客气。”说完就离开了客厅。

    待自己的父亲走后,漫博看漫知心情一定差到了极点,于是对漫知说道:“妹妹,你不要怪刚才爸爸对明朗的态度那么差,你也要考虑一下爸爸的感受,他当初为了你,不惜给明朗安排了合适的岗位让他好好展,如今他却做出如此对不起公司和对不起这个家的事,难免会让爸爸更加地生气。你好好劝劝明朗吧,爸爸能同意我们不追究明朗的问题,我觉得他已经做出很大的让步了。”

    漫知见漫博这么说,反驳道:“可是你们不是同意给他时间证明自己的吗?”

    漫博听到后摇摇头无奈地说:“漫知,我很能体会你的心情,你跟明朗认识这么多年,你很信任他,但是眼前的事实摆在面前,你要理智,你真的觉得他还能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吗?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他要是真的有什么能证明的,早就拿出来了,何至于现在要用诋毁我们家这种无耻的手段来威胁大家?”

    漫知无力反驳。

    漫博继续说道:“有时候我们的坚持是对的,但是也要懂得审时度势,这件事情明朗确实犯了很大的错误,他根本没有办法自圆其说,难道你心里还不清楚吗?现在既然能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觉得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一旁的慧欣接话道:“漫知,你哥说的对,明朗不理智,但是你要理智,这样你也是在保护他,我相信你也不希望他受到伤害吧。爸爸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他都做出让步了,如果你们还要胡搅蛮缠,爸爸是不会放过明朗的,难道你想要看到这样的局面吗?”

    漫知虽然内心仍旧相信明朗,但也只是内心的一种坚持而已,毕竟眼前的事实他自己也看在眼里,而且今天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但至少从结果来说,大家的建议也没有什么问题,就算明朗坚持到最后能自证清白,还不是一样为的就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纵使自己想要出一口气,但是其他人会怎么想,一样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个世界上有一半人支持你,势必有一半人反对你,更何况在当下的环境下,明朗真的还能够自证清白吗?漫知一样在心中思考着这个问题。

    片刻,他对漫博说道:“哥,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我明天去找一下他,很感谢你们愿意在爸爸面前替明朗说话。”

    漫博见漫知这么说,心中甚是难过,说道:“在座的所有人都愿意这么做,其实无非就是为了你,爸爸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何尝不是这么想的,要不然他会这么轻易地答应我们的提议吗?”

    此时的漫知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哭着说道:“我其实能明白,只是这么一来的话,我和他之间就更难了。”

    见到妹妹如此尴尬的境地,漫博内心也十分不舒服,说道:“先把眼前的大事解决了再说吧,你们之间的事后面可以从长计议,这件事拖的时间越久,对你们越不利难道不是吗?如果明朗因为这件事而对我们家做出一些出格的事,那时候你们才是真正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所以趁现在还没有走到那个地步,及时的刹车吧,这样至少后面还有机会。”

    漫知无奈地点点头。

    今晚,除了漫知,众人都因各自藏在心中的问题而不约而同地在这件事上展示了充分的一致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而每个人又都有一致想要的结果。</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