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为黎沉沦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逆鳞

    当看到男人的脸时,夏苏背上冒出了一身冷汗,这个男人正是前天晚上跟在她身后那个人,夏苏反应过来迅把门拉过来。

    然而男人的度更快,他只是楞了一秒,在门将要关上之际他用手抵住了门。

    夏苏关不上,她急得大声喊道“救命啊,救命。”

    男人力气很大,他一用力,门被推开了,夏苏倒在地上,一声惊叫声在空荡的房间响起“啊……救……”

    夏苏口中的救字只说了一半,她被男人死死捂住了唇,她试图掰开他的手,男人力气实在是太大,她根本掰不开,挣扎间,男人粗劣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再叫我会杀了你,明白吗?”

    夏苏脑子一片空白,她放弃了挣扎,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此时的她只能顺从,她浑身哆嗦的点了点头。

    “这才乖。”男人试探性的放开她的唇,见她没有出声,男人拿出准备好的绳子绑上了她的手脚。

    惊恐间夏苏想到了6黎,她正在上楼,怎么办?该怎么办?6黎肯定是一个人上楼的,她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在想6黎上来,她出声提醒,6黎能跑掉吗?

    接下来男人的动作让夏苏惊恐的睁大了双眼,男人拿出了白布塞进了她的嘴里。

    见到夏苏惊恐的神色,他指尖在她脸上爱怜的抚摸着“虽然这样有点影响美感,不过没关系,我们有一晚上的时间。”

    夏苏抖得更厉害了,只得出细微的呜咽声。

    男人把她粗鲁的丢到床上,舔了舔她的耳垂道“不要怕,我先去关门。”

    夏苏控制不住的呕了,可呕不出任何东西来。

    男人往门口走去,6黎已经到了三楼,她气喘吁吁的看了看房门号,看到3o1她停了下来,她再次确认是3o1呀,她怎么看到一个男人?

    6黎以为夏苏报错了房门,她掏出了手机拨打了电话,男人正好奇的打量着6黎,心中暗叹真美,正当他起了歪心思的时候,他看到6黎的身后,正一前一后出现了两个男人,他心中遗憾的叹了口气,顺利的关上了门。

    夏苏的手机响起,6黎疑惑的看了看房门,好像是门内出来的声音。

    屋内的男人惊了一跳,他跑过去拿起手机按低音量,然后关机,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外面的三人是找这个女人的,这屋内隔音效果不太好,女人刚才接电话时他听到了,但并没有听仔细,他以为她在跟别人聊天,他跟了这个女人几天,确认她是一个人住才下手的,前天要下手时被一个男人搅乱了,昨天冒充警察失败,考虑到她会警惕,当天晚上他没有继续,今天他准备齐全开始撬锁,没想到她自己开了门,他以为是上天给他的机会,他毫不犹豫的下手,却没想到是她朋友来了,好像玩大了……

    6黎再次拨打电话时没有打通,她叫了几声“夏苏,夏苏……”

    6阳有点不耐烦,女人就是麻烦。

    易沉也漏出了不耐的神色。

    6黎看了看不耐烦的两人道“我都说我一个人上来就好了,要不你们还是先回去吧?”

    屋内的男人丝毫不见慌乱,他只是坐在床上静静听着屋外的动静,他低声像是询问夏苏,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你说,他们得不到你的回应,会不会回去?”

    夏苏想,6黎不会回去的,她懂她,她确定外面不止6黎一个人,6阳应该上来了,夏苏看到了木桌上的玻璃果盘和玻璃水杯,她移了过去,趁着男人沉思间,她使全身出力气扑了过去,桌上的书本和餐具掉落,出尖锐的响声。

    男人惊了,他迈步过去,抓起夏苏的头,打了她一巴掌,接着开始踢她。

    夏苏痛苦的蜷缩着身体。

    屋外的几人听到声音,6黎指了指3o1的门道“是这房间出的声音,我刚刚看见一个男人在关门。”

    6阳嘴角抽搐“我们是不是打扰你同学了?”

    6黎急道“放屁,夏苏没有男朋友,你不是说她被人跟踪吗?”

    易沉愣住了,他这是第二次听到侄女骂脏话了,心情挺复杂的。

    6阳点了点头,开始描述男人的长相“身高一米七六左右,身材魁梧,方脸,眼小,鼻梁挺拔,嘴唇偏厚,那天他头戴着鸭舌帽,最明显的标志是额中有一颗小痣,看起来三十来岁,对了他面色偏黑。”

    6黎冒出了一身虚汗,身材和面部特征跟6阳的描述一模一样,鸭舌帽倒是没有,但那颗小痣她看得清清楚楚“刚刚就是他关的门。”

    报警来不及了,6黎推了6阳一把,急道“哥,你踹门呀。”

    6阳无语了,他永远都是被使唤的那一个,这里好像就他一个男人一样,他认命的用力踹了两脚,门应声而开。

    6黎被眼前的场景吓住了,夏苏被他绑住,浑身是伤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男人正踹着夏苏,门一开,他脚上的动作一顿,转过头来,眼中的暴戾显而易见。

    6黎下意识就想冲过去,易沉拉住了她,6黎看了看手腕上拦住她的手。

    她突然亿起易沉那年的身手,她立刻抓住了易沉的手臂,轻声道“上啊!”

    易沉并没有打算动,英雄救美什么的他没有兴趣好吗。

    可惜6黎不知道易沉的心理活动。

    不过当她看见那男人掏出匕的时候,她心惊胆战,这人带了刀,她立刻紧紧抱住易沉的手臂,摇了摇头示意叔叔不要去。

    6黎对男人大声说“喂,你走,我们不报警也不抓你。”

    男人一声冷笑“我为什么要走?”

    他倒要看看这两个小白脸有什么用……

    6阳读书不在行,打架可是强项,他松了松筋骨,对着男人挑衅“来。”

    男人拿着刀冲了上去,几招下来6阳还是小瞧了他,这人像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招式狠辣,招招致命,6阳嗤笑道“难怪那么信心满满,原来还有两下子啊!”

    男人神情凝重,他也小看了6阳,他手中握着的小刀飞快旋转,往6阳要害刺去,6阳灵巧的避过,两人斗得旗鼓相当。

    打斗片刻男人突然改变了策略,他向6黎那闪了过去,6阳惊出一身冷汗,他快抓住男人的左肩,男人右手上的小刀向左肩上迅一挥,6阳被迫松开了手,虽然知道他家叔叔不是省油的灯,但还是吓出了冷汗。

    就在男人的小刀离6黎只有一臂远的时候,易沉一把捉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然后一脚踹上他的腹部,动作一气呵成,只听骨头段裂的声音在房中响起,男人倒在地上痛得面容扭曲。

    易沉心中冷笑,呵呵……敢碰他的逆鳞,胆子真大。

    对这种打斗不感兴趣的易沉,抬手解开衬衫上的第二颗纽扣,接着解开手臂上的袖扣,一边挽好一边缓缓道“需要帮你接个骨再打吗?”

    男人左手握着右掌上,揉了揉脱臼的骨节一用力,咔嚓一声手腕复位。

    男人捡起地上的小刀向易沉攻击过去,易沉微微闪身抓住他的胳膊,只见潇洒的过肩摔,男人吃痛倒在地上,动作快得不可思议,男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男人蹙眉觉得自己只是大意了,他起身再次攻击,易沉这次不再是过肩摔,他出拳再一个漂亮的横踢,男人应声倒地,易沉淡淡看了6阳一眼道“出手要快,准,狠。”

    6阳“……”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

    男人吐出一口血水,站起来继续攻击,就这样易沉在男人身上施展了一遍打斗中的精髓,期间时不时指点6阳几句,最后他总结出一句话“6阳,要用力。”

    6阳摸了摸鼻子虚心受教,好吧!他是很少练拳击。

    6黎看得是目瞪口呆,她的叔叔,打架的姿势怎么可以这么帅,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倒地起不来了。

    6黎回过神,这种情况她居然看了这么久,夏苏还被绑着,她真是花痴得可以,她赶紧跑到夏苏身边替她拿下嘴上的布,解开绳,夏苏脸上的巴掌印让6黎红了眼眶,她进来时男人还在踹她,身上得有多少伤啊!

    6黎满脸担忧的问她“有没有事?”

    夏苏咳了两声,喘息道“没事,还好,只是看着吓人。”

    6黎红着眼四周扫了一圈,这屋内就一根凉衣服的叉,她走了过去,拿了起来,衣叉毫不留情的打在男人身上。

    易沉蹙眉,心想这跟挠痒痒有什么区别?他体贴的走到木桌旁,卸下一根不大不小的木棍递给她温柔道“用这个!”

    6黎不客气的接过棍子,往他脸上打了几下,又使劲的打他身上。

    6阳心中呐喊,我的妈,他妹妹好凶,以前怎么没现?

    直到手打酸了6黎才把棍子丢在一旁。

    不过她现一个问题,男人好像没动了,6黎手有点抖,她拉着易沉的胳膊道“他不会死了吧?”

    易沉好笑的看着她,宽慰“放心,这体格没那么容易死。”</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