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宠妻成瘾,总裁好霸道

章节目录 宠妻成瘾,总裁好霸道第154部分阅读

    要做的是,尽量甩掉这个女人,不要让她再接近他和他的家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离开海翔也不带着我,害得我走了好远才拦到了车”

    蒋熏衣嗔怪地说,虽然语速慢条斯理,可她的心比任何时候都焦虑,希望马上转入正题,让赵烨之出面,拿钱买命。

    “哼我以为你会在你妹妹的海翔多住几天。”赵烨之冷笑着。

    赵烨之的态度让蒋熏衣有点没底儿:“你知道的我们姐妹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呵呵,何况她根本不是蒋家的女儿。”

    赵烨之真没有心情和蒋熏衣聊天了,他看了看时间,柔该吃点东西了,不然体力很难恢复。

    番外76

    章节名:番外76

    赵烨之真没有心情和蒋熏衣聊天了,他看了看时间,柔该吃点东西了,不然体力很难恢复。舒悫鹉琻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要挂了。”

    “别,别”

    蒋熏衣急忙制止着,她咬住了唇瓣,说出了自己的恳求:“帮帮我,帮帮我好吗只要你帮了我,要什么都可以,我们今晚见面,在酒店,开fang间,我什么都答应你”

    “开fang间”

    赵烨之皱起了眉头,他对这个女人的身体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而这个女人竟然认为她浑身都是引诱男人的资本,一个完全不知所谓的女人。

    “我其实早就暗恋赵先生了,心里一刻见不到都觉得思念,我可以可以叫你烨之吗”蒋熏衣的声音又开始扭捏了。

    “有事就说吧我现在很忙。”赵烨之有点不耐烦了,她还是叫他赵先生把,这种不远不仅的关系也该结束了。

    “我,我被误会杀了人,可我真的没杀,没有啊,都是诬陷,那个家伙想强bao我,我只是推开了他,却不知道他怎么死了,现在警方到我家里去了,你帮我啊”

    杀人

    赵烨之一惊,想不到蒋熏衣打电话来,竟然是为了这个关于刚才的一番话,他能相信多少,像蒋熏衣这种女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也许真的杀了人

    “我听到这样的消息,感到十分遗憾,可你让我怎么帮你你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男人不是警察。”赵烨之冷笑着。

    “你不是普通男人,你有很多钱,只要有钱就可以的”

    蒋熏衣急切地说着,赵烨之会帮助她的,只要他帮了她,她以后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说实话吧,我知道你真的杀了人”赵烨之冷笑着。

    “是的帮帮我。”蒋熏衣低声说。

    “哼”

    赵烨之冷哼了一声,既然杀了人,就该偿命,她几乎又间接地杀了他的妻子,作恶的人必定要遭到报应。

    “不如我们出来见面吧,赵先生,你知道的,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如果你实在不喜欢我,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我知道你喜欢我妹妹,我帮你把她骗出来,给她喂药,到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样总可以表现自己的诚意了吧,蒋熏衣尴尬地笑着。

    “你真是个特殊的女人”

    赵烨之无奈地摇着头,这种事儿,她竟然能想出来,要给蒋乐乐下药,虽然他已经得不到那个女人了,也打算从此放弃了,但从始至终,他也没有想过要伤害蒋乐乐。

    “我会让你很满意的,所以帮助我,那对于你来说是举手之劳”蒋熏衣突然觉得信心十足,一个男人夸一个女人很特殊,一定代表了非凡的意义。

    “在我们常见的那个咖啡厅等我,我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到那里”

    赵烨之放下了电话,拎着稀粥走进了病房,柔已经醒了,护士正在给她检查身体,看起来状态和以前一样了。

    “喝粥吧,明天我就带你回家”

    “嗯”柔看着赵烨之送到嘴边的稀粥汤匙,面颊渐渐红了,心好像喝了蜜糖一般。

    “你不去忙工作吗”柔询问。

    “我哪里也不去,这三天就陪着你”赵烨之目光坚定,他半个小时之后不会出去,不过那个咖啡厅,会有人等待着蒋熏衣。

    蒋熏衣高兴地挂断了电话,万分兴奋,她算了一下时间,应该可以出发了,事情这么容易就摆平了,她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到的。

    “我不会坐牢的,哈哈”

    蒋熏衣开心地笑着,她涂抹了口红,半个小时之后,到达了那间咖啡厅,可是迎接她的不是赵烨之,而是三个警察,面对闪亮的手铐,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赵烨之竟然出卖了她。

    因为杀人证据确凿,蒋熏衣无法逃脱罪责。

    坐在看守所的椅子上,蒋熏衣已经抖成了一团,赵烨之不但没有帮她,还整了她,她现在马上就要面临审判。

    还有谁能帮助她,蒋熏衣绝望地看着手上的手铐,她想到了妹妹蒋乐乐,吃一个妈妈的奶长大的,也许她不会看着自己就这么完了。

    “我能打个电话吗”蒋熏衣哀求着警察。

    “打给谁如果没有律师,会有人给你指派。”警察瞥着蒋熏衣,想不到这么年轻的女人,竟然敢动手杀人

    “我找我的妹妹”

    蒋熏衣的声音好小,她期待能再次出现奇迹。

    电话打通了,可惜接电话的不是蒋乐乐,而是顾家的三少爷顾东宸,男人的态度很冷淡,只是应了一声,就挂断了,显然她悲切的声音没有得到顾家三少爷的同情。

    挂断电话之后,蒋熏衣心里没有底儿了。

    海翔

    蒋乐乐坐在顾东瑞的病床前,顾东瑞手指能动,已经很多天了,最近他的嘴唇也能乐乐启动,医生说,这是一种好现象。

    “多亏顾先生平时的身体状况好,不然很难这么快有这么大的起色,我几天还在担心呢,看来都是多余的。”

    “他还需要多少时间我什么时候才能听到他的声音。”

    蒋乐乐激动地看着医生,她每天都能听到顾东瑞的好消息,这让她处于对未来的狂烈憧憬中。

    “现在我可以很明确地下结论,最多需要两个月”医生微笑着。

    “噢,我的天太好了。”

    蒋乐乐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兴奋,直接将医生抱住了,她真的好感激这个资深的老医生,如果不是他,顾东瑞可能早就死了。

    “夫人,夫人”

    老医生很是尴尬,受到这样的优待,医院里的医生,他是第一个了。

    蒋乐乐尴尬地放开了医生,面颊有些红了,她是太兴奋了,想象着顾东瑞能好起来,比什么都让她激动。

    这时顾东宸走了进来,他拿着一个文件夹,这是今天的一些工作,因为二嫂怀孕反应严重,下不了车间,他代为运作了,但是结果一定要上报的。

    顾东宸在蒋乐乐的身后做着工作汇报,听起来有板有眼,这个家伙终于上了正轨。

    “你现在有些事情,已经不需要二嫂做主了。”蒋乐乐回头微笑地看着顾东宸,对这个家伙,她已经改观了许多。

    “那怎么行我还差得远了。”

    顾东宸对自己还没有信心,他虽然在努力改变,却仍旧需要一个指引的方向,现在他特佩服蒋乐乐,每天的工作一定要向她请示,都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如果你二哥好了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蒋乐乐的目光再次看向了顾东瑞,真希望他马上就好起来,也许她太贪心了,两个月也等不及了。

    “我二哥会好起来的,还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顾东宸有些支吾,似乎不想说出来。

    “什么事船厂好像已经不错了。”蒋乐乐疑惑地看着顾东宸。

    “是你的姐姐,她出事了”顾东宸终于说了出来。

    “我姐姐出事了”蒋乐乐松开了顾东瑞的手站了起来,茫然地看着顾东宸,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姐姐几天前不是还出现在了海翔吗她还将赵烨之带来了。

    提到姐姐,蒋乐乐的心里十分苦涩,虽然不是亲生的,却仍旧有牵肠挂肚的感觉,真希望姐姐能明白,不要做人那么自私。

    “你姐姐涉嫌杀人确切地说,是杀了人,现在被警察拘捕了。”

    “杀人拘捕”

    蒋乐乐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姐姐就算胆子再大,再自私,也不可能杀人啊。

    “她杀了环球影视的摄影师,证据确凿,估计就算不是死刑,也要”顾东宸下面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蒋乐乐的脸色已经变了。

    &nbsp

    ;“她杀人了”

    蒋乐乐已经无暇思考了,她要离开海翔,去见姐姐,无论如何,她要想办法帮助姐姐,就算不能帮她摆脱杀人罪名,至少也不能让姐姐被执行死刑了。

    当蒋乐乐转过身的时候,顾东瑞的手指颤动着,他什么都听到了,似乎这段时间,所有的不幸,灾难都降临在了心爱女人的身上,先是海翔,接着是赵烨之的出现,现在又是蒋熏衣蒋乐乐怀孕了,怎么可以出去为了蒋熏衣奔波,如果他可以站起来,他一定要将这件事扛起来。

    “二嫂,你别冲动,现在去也没有用,我们能做,只是给她请个好点的律师,因为警方的证据太充足了,你见她一面就可以了,其他的,我来处理,有二哥的面子,那些警察不会难为我的。”

    顾东宸不希望二嫂去奔波,这个时候,二哥不能出面,只能他站出来了。

    “我去见见她”

    蒋乐乐俯身拉上了顾东瑞的被子,轻声说:“你好好养病,这些事,你先不要管,东宸会帮我的。”

    望着顾东瑞凝重的额头,她知道,他在担心她。

    “既然你这么着急,我现在就带你去”顾东宸收起了手里的文件,如果要想办法救蒋熏衣,必须在起诉之前努力一下,也许还有转机。

    顾东宸带着蒋乐乐离开了海翔,因为顾东瑞的关系,得到了警长的特殊接见。

    “蒋熏衣的案子也看过了,如果没有抓住她,怎么办都好,现在她落网了,想摆脱这个罪责是不可能了,很明确地说,你们来晚了,她杀人是事实,唯一能替她做的,只能是有利的辩护。”

    “她真的杀了人”蒋乐乐面颊难看。

    “毫无疑问。”警长点着头。

    蒋乐乐离开了警长办公室,见到了被关押的蒋熏衣,她已经没有了那种飞扬跋扈的神情,眼睛也红肿了。

    蒋熏衣看到蒋乐乐似乎看到了希望,被抓进了几个小时了,唯一来看望她的是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救救我,我没有杀人,真的没有,他死了跟我没有关系,没有”

    蒋熏衣有些激动,她感觉自己已经距离死亡越来越近了,她仍旧在撒谎,希望博得蒋乐乐的同情,故意杀人,藏尸,逃脱,罪责不轻,她会被枪毙的,一定会的。

    “姐,我给你请了最好的律师,所以不要再撒谎了,对律师说实话,让他想办法,争取从轻处理吧”蒋乐乐无奈地叹息着。

    “不是的,妹妹,我的好妹妹,我,我我也不想撒谎,可是我害怕,我害怕死你有钱,你有很多钱,不但海翔有,韩国也有,你替我出钱,将我弄出去,我不想死那对于你来说,太容易了,你的爸爸妈妈有钱,老公有钱,你可以的,帮帮我,一定要帮帮我”

    蒋熏衣歇斯底里地说着,在她的眼里,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妹妹就是生活在蜜糖里的女人,随便一点糖水,就可以解决她的难题了。

    “现在不是钱的问题,姐姐,证据确凿,你杀了人,就算都赔偿了,你还是要坐牢,我能保证的只是会让你尽快出来。”

    蒋乐乐劝说着蒋熏衣,有时候权利和金钱无法凌驾在法律之上,特别已经公开了的事实。

    蒋熏衣一听,立刻尖叫了起来。

    “你说来说去,我还是要坐牢,是不是”

    “是”蒋乐乐再次冷眼地看着姐姐,她为什么还不知道悔过那是一条人命,不是儿戏,她害怕死,害怕坐牢,就没有想过,别人也不想死吗

    “你不是来帮我的你想看我笑话”蒋熏衣歪着脑袋,羞恼地看着蒋乐乐。

    “姐姐,你在说什么,我是来帮你的,我已经在运作了。”蒋乐乐反驳。

    “带我走,马上就走证明给我看,你是有诚意来的。”蒋熏衣怪叫着。

    “姐姐”蒋乐乐无奈了,她以为自己是神吗她可是杀人犯啊。

    “我恨你”

    蒋熏衣绝望地站了起来,她转过身,向看守所内走去,她以为可以安然无恙地出去,蒋乐乐竟然说她要面临坐牢的

    可能,她的大好青春就这样没有了。

    可她却没有想过,杀人偿命,她应该得到法律的制裁。

    看着姐姐不理解的背影,蒋乐乐觉得头疼欲裂,顾东宸走了过来,将蒋乐乐扶了起来,叹息着。

    “她不会领情的,你只要做到内心无愧就可以了,律师我已经叫人找了最好的,他说希望能从误杀的角度多找找机会,但因为蒋熏衣杀人后隐秘起来,没有自首,所以可能她不能获得假释和过分轻判。”

    “我明白”

    蒋乐乐捂住了嘴巴,她也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姐姐蒋熏衣可能面临多年的牢狱之灾。

    走出了看守所,蒋夫人和蒋先生正匆匆地下了车,亲生女儿出事,蒋万风也没有那么轻松,他的样子看起来苍老了许多,蒋夫人满脸泪水,见到了蒋乐乐,好像见到了救星一样,直接扑了上来。

    “乐乐,救救你姐姐,救救她”

    “妈”蒋乐乐没有办法改口,在她的心里,无论这个女人做了什么,都是用奶水养活了她的女人。

    “求求你,你有钱,有很多钱,妈给你跪下了”

    蒋夫人直接屈膝,为了亲生女儿,她放下了尊严,蒋乐乐吃惊,一把拉住了她。

    “你这是做什么我没有不管她,我正在想办法”

    蒋乐乐觉得冷汗直冒,这才是亲生妈妈对女儿的态度,她竟然为了不争气的姐姐,要给养女跪下,这种无情的举措,让蒋乐乐觉得她们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了。

    “妈妈就这么一个女儿,你要帮她,不能让她死了”

    蒋夫人哭泣着,蒋乐乐呆呆地看着这个女人,是的,蒋夫人说的没错,她只有蒋熏衣一个女儿,从始至终,蒋乐乐只是他们的棋子和工具而已,她们没有当她是什么女儿,只是救命的稻草。

    “她不会死的。”

    蒋乐乐拉开了蒋夫人的手,默默地咬住了唇瓣,她知道自己没有必要感到伤心,因为她也有一个爱着自己,怜惜自己的妈妈,这比什么都强。

    蒋夫人意识到自己说错话,马上更正着:“妈妈不是那个意思,你也是我的女儿,只是”

    “只是她是亲生的。”

    蒋乐乐叹息了一声,轻轻地拍了拍蒋夫人的肩膀:“放心吧,就像你和姐姐说的那样,海翔有钱,韩国也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姐姐在金钱的庇护下,不会死的。”

    顾东宸冷眼地看着这一切,突然觉得蒋乐乐很可怜,他将车开了过来,停在了蒋乐乐的身边。

    “回到二哥的身边去,这里我来处理。”

    “好”

    蒋乐乐完全信任了顾东宸,直接进入了轿车,在蒋夫人和蒋万风殷切的眼光中,轿车缓缓开去。

    望着倒视镜里的两个曾经的亲人,蒋乐乐感慨叹息着,她知道,她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遥不可及。

    经过了法律程序,律师接手了这个案子,虽然极力寻找证据,想以摄影师强bao蒋熏衣,蒋熏衣自卫反击为理由进行申辩,但蒋熏衣勾引摄影师在先,两个人有过暧昧的rou体关系,无法认定当时在废弃仓库里发生关系,是强迫行为,这让蒋熏衣的案子陷入了死区。

    海翔给摄影师的家属赔偿了一大笔钱,虽然家属在这方面不再追究,但法不容情,判处蒋熏衣有期徒刑十年有法律依据。

    面对这样的结果,蒋乐乐再次见到了蒋熏衣,已经面色苍白的姐姐嘴唇颤抖着,她抓住了蒋乐乐的手。

    “我不想坐牢,我不想十年我的青春,我什么都没有了”

    “我已经尽力了,姐姐我已经尽力帮你了,你要相信我”蒋乐乐真不忍心看到姐姐这样,可法律已经做出了宣判,姐姐必须接受。

    松开了姐姐的死命抓住的手,蒋乐乐没有那么轻松,她仍旧希望能有转机,又在海翔外面奔波了半个月有余,却无法改变判决结果,蒋熏衣入狱了,开始了漫漫十年的牢狱生活,蒋家无法面对十年的刑期,彻底和蒋乐乐决裂了。

    钱真的能通神吗有时候道德和正义不会让金钱在社会上形成丨人性的毒瘤。

    蒋乐乐无法掩饰自己的沮丧,她擦拭下了泪水,开着车回到了海翔,已经扔下海翔的工作半个月,不知道顾东宸是否能支撑住,好在她已经安排了大部分工作,希望回去后仍旧井井有条。

    车子在熟悉的路上奔跑着,开到了那片熟悉的公路边,蒋乐乐停了车,推开车门,看向了远处的森林,她还记得,她逃了进去,接着被蛇咬了,然后顾东瑞为了救她那样的一幕多么亲切。

    “东瑞,我回来了,以后再也不离开海翔”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如果顾东瑞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做他不会在乎任何人的眼光,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可以了,是的,问心无愧,她也该和她的丈夫一样,只要光明磊落,其他的什么也不在乎。

    关上了门口,蒋乐乐鼓起了劲头,竟然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顾东瑞,虽然他还昏迷着,她也要回到他的身边,握住他的手,向他倾述心里的苦和无奈。

    到了海翔,蒋乐乐刚下车,海瑟迎了上来。

    “夫人,你在海翔外忙了半个月,人影不见,先生也不让我给你打电话,说等你处理好了一切再回来。”

    什么

    蒋乐乐皱起了眉头,海瑟是什么意思

    “先生不让我给你打电话”蒋乐乐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海瑟是什么意思,顾东瑞已经,已经醒了

    “是啊,先生醒了只是暂时无法离开医院。”

    海瑟颤声说,他别提多高兴了,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先生突然睁开了眼睛,第一句话吃力的话,就是问蒋乐乐回来了吗看到先生突然醒来,大家都十分震惊,连医生都张口结舌,也许是一种爱的力量,让顾东瑞冲破了身体的束缚,提前醒来了。

    “醒了”

    蒋乐乐的面上一喜,比医生预期的还要快,顾东瑞真的醒了,下面的话她什么也没有问,而是扔下轿车,飞快地向医院跑去。

    和风迎面扑来,洋溢着淡淡的薰衣草香气,那气味就好像是他的怀抱,让蒋乐乐感到无比温玫和兴奋。

    他醒了,蒋乐乐的心在欢笑着,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她可以扑进他的怀里,让他安慰她的委屈。

    他醒了,未来的日子里,将有安慰她,关心她,她不会在觉得孤单。

    奔跑进了医院,蒋乐乐差点撞上了走来的护士,她面带笑容地道歉着,却仍旧没有停下脚步,当她推开顾东瑞病房的门时,已经气喘吁吁了。

    病房里,病床上,顾东瑞倚在枕头上,已经睁开了眼睛,护士正在给他喂药,他的目顺着护士的肩头瞥向了蒋乐乐,眼睛里灵光闪动,瞬间充满了渴望,那双俊朗深邃的眸子没有因为疾病而有任何黯淡。

    他看着她,喝下护士喂的药水,期待更浓了,面颊上露出了一个坦然热切地笑容,这是一个让蒋乐乐激动,几乎晕倒的笑容,他真的好帅

    “东瑞”

    蒋乐乐捂住了嘴巴,泪水夺眶而出,是真的,海瑟没有欺骗她,顾东瑞真的醒了。

    “夫人”

    护士听到了夫人的声音,忙收起了药,转过身,低着头离开了床边,微笑着从蒋乐乐的身边走过,大家都希望他们这对夫妻早日团员,而不是这样一个奔波,一个默默无声。

    蒋乐乐仍旧呆呆地站在那里,直到顾东瑞吃力地向她伸出了双臂

    “我是不是在做梦”

    蒋乐乐看着张开的双臂,他要拥抱她,于是她飞奔着,扑上了上去,直接投进了顾东瑞的怀中,激动地啜泣了起来,他的怀抱还是那个坚实温暖,让她的人和心都融化了。

    “是梦东瑞,抱着我,不要让我醒了”她的面颊用力地贴着他的胸膛,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她真不要睁开眼睛,因为一睁开眼睛,顾东瑞可能还是昏迷着的。

    “不是梦乐乐”他的手指轻轻地抚o着她的发丝,触碰着她的面颊。

    那丝丝触碰让蒋乐乐的浑身都在颤抖,是的,不是梦,他有问题,有

    声音,有感觉,她可以闻到熟悉的味道,洋溢着她的心和鼻腔。

    “我昨天醒的”

    无力的手指轻轻地抚o着蒋乐乐的唇瓣,他一直倾听着她,感动着她,却不能起来将她紧紧搂住,现在他终于做到了,再次将心爱的女人拥在怀中,这就好像是一种奢望,当这种奢望达成时,他倍感欣慰。

    “为什么不让海瑟给我电话”蒋乐乐两只小手勾住了顾东瑞的脊背,一刻也不愿离开这个怀抱,她变得如此贪婪。

    “我现在还不能下床,力气也有限,我希望你能毫无牵挂地回来我想让你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惊喜,冲淡你的不快。”

    他知道她很委屈,蒋熏衣的事情,海瑟也说了,按照他对蒋家的理解,就算蒋乐乐跑断了腿,他们家也不会有一丝感谢,杀人就是杀人,谁也没有办法开脱,蒋乐乐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彻底明白她不属于蒋家。

    “是的,是一个惊喜,是我这段时间最期盼的惊喜”

    蒋乐乐轻轻地抬起头,盯着顾东瑞的眼睛,他的双眸充满了柔情,完全将她装在了其中,沉浸着幸福。

    “乐乐”

    顾东瑞并没有完全恢复,但他一直渴望能做一件事,就是触碰她的唇,深深地给她一个吻,当他费力地低下头,呼吸渐渐急促的时候,蒋乐乐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渴求,于是她扬起面颊迎了上去。

    当一直渴望的唇瓣相接的时候,他的力量突然聚集了,直接将蒋乐乐抱住,吻痴缠了下去,那温柔,湿润,甘甜直接侵入口中

    那一吻结束之后,顾东瑞似乎更加精神了,他端着蒋乐乐的下巴,盯着她仍旧充满柔情的眼睛,似乎还能想到那夜他面临死亡时的情景。

    “那天夜里,大海疯狂地嘶鸣,油轮在风浪中向暗礁冲去,我完全绝望了,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可就在那一刻,我听到了你呼唤我的声音,循着声音,我看到你就站在油轮的前面,海浪扬起你的发丝和衣衫,你好像要被风浪吞没了,几乎是一种本能,我想保护你,于是我直接跳了起来,冲了过去,想将你抱住,挡住风浪,也许就是那时的一跃,让我幸免被暗礁撕碎”

    “东瑞现在我的心仍旧感到惊恐”

    蒋乐乐无法想象当时的情景,他差点就真的回不来了,是幻觉救了他还是爱的力量那天夜里,蒋乐乐一直坐在客厅里,倾听着狂风肆虐,心里暗暗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乐乐,相信吗你是我的幸运女神,这次能大难不死,都是因为有你”为了她,他什么都愿意去做,所以看到她在风浪中,他本能的保护救了他。

    “如果我是你的幸运女神,我要一辈子留在你的身边”

    蒋乐乐泪光闪动地看着他,她不会离开他,永远带给他幸运。

    “我昏迷的时候,能听到你,你的声音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乐乐”

    “我没有放弃,东瑞,我一直坚信,我的男人,不会轻易言败,事实证明,我的选择和判断都是对的。”

    “是的,你的选择是对的,我的选择也是成功的,乐乐,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

    他的眼里闪烁着ji情,他多想要她,一遍遍地要,直到筋疲力尽,但他仍旧需要克制,因为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顾复。

    现在能真实触摸心爱的女人,顾东瑞已经满足了。

    他知道蒋乐乐做出的努力和成绩,海翔崛起了,并井井有条,开拓的新客户,也将老客户重新拉了回来,海翔的规划比以往更加庞大了,他醒来后,看到了崭新的海翔。

    还有一个让顾东瑞不得不佩服的事,就是他的弟弟,蒋乐乐好像手里有一个魔法棒,轻轻一点,三弟就脱胎换骨了。

    现在顾东瑞仍旧难以置信,三弟那种纨绔子弟,浪荡公子哥就这样收敛了,不仅仅这样,他一直希望弟弟能参与船厂的工作,都没有达成,现在弟弟竟然担当了重要的工作,而且取得了显著的成绩。

    “我要怎么爱你乐乐,你简直就是个天使”顾东瑞赞叹着,这种赞叹是由衷的,也许她比天使等让他骄傲。

    “我不想做天使,我只要做一个普通的女人,被你

    保护的柔弱女人。”

    蒋乐乐的面颊是羞红的,他的嘴巴竟然变得好像抹了蜜糖,他的眼睛充满了ji情,热情的火焰在燃烧着。

    “哈哈”

    顾东瑞突然大笑了起来,也许是太用力了,竟然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你才刚刚好,就这样大力的笑,如果医生看见了一定要训你了。”蒋乐乐轻轻地拍着她的脊背。

    顾东瑞咳嗽好了,目光刚好落在了蒋乐乐的小腹上,他痴恋地伸出了手,覆盖在了上面,轻轻地抚o着。

    “我终于有机会做个好丈夫,好爸爸了”

    蒋乐乐感受着顾东瑞的大手,面颊上的微笑更加羞涩了,他听到了,他知道她的肚子里又有了宝宝。

    “你出事之后,发现的”蒋乐乐挺起了小腹,小家伙还小,所以就算她用力,小腹仍旧是平坦的。

    “我要看着她出生,长大”

    顾东瑞一把抱住了蒋乐乐的腰,轻声地说:“我还会让你怀孕”

    “不要,好辛苦我才不要再怀孕”蒋乐乐嗔怪地责备着,怀孕可真不简单,妊娠反应让女人虚弱无力,她可不要再怀孕了。

    “那需要多大的克制力我控制不住要爱你,你是个让我怎么爱也爱不够的动情女人。”

    顾东瑞激动地说着,大手变得有力,欣慰地抚o着蒋乐乐的小腹,面颊贴了上去,他想听到宝宝的声音。

    “东瑞,他还小,你听不到的”蒋乐乐羞涩地说。

    “我听到了,他说,爸爸,好好爱妈妈吧,他还想要个小弟弟。”顾东瑞再次嘲弄地笑了起来。

    “讨厌”

    蒋乐乐羞涩地打了他一下,那一下那么轻,几乎舍不得使用力气。

    “是讨厌吗我看,是喜欢吧”

    顾东瑞直接将蒋乐乐拉入了怀中,下巴亲昵地贴着她的发丝:“真害怕自己就那么死了,这样一个好女人,我怎么舍得让你孤单”

    “谁说我孤单了你要是敢再做傻事,我就直接改嫁”

    “你敢你只能是我的”

    顾东瑞知道自己太贪心,他不会轻易再冒险了,因为他实在太嫉妒其他男人对老婆的窥视了,那可是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轻轻咳嗽的声音,似乎有人来了,蒋乐乐赶紧推开了顾东瑞,回头一看,竟然是顾子擎来了。

    顾子擎有些尴尬,二儿子才刚刚醒过来,身体还没有恢复,就和媳妇腻在一起,估计不等身体顾复了,就要浪费体力了,男人在这方面,总是很难自控,何况是儿媳妇这样漂亮能干的女人。

    “爸,你不能在外面等等吗”顾东瑞的目光有些阑珊,爸爸的出现让他有些扫兴。

    “不是说今天出院吗我叫人收拾了房间,你住在竹林那边吧,乐乐很忙,没有时间照顾你,别墅的办公书她还要用,我叫了几个特护”

    “你让我搬到竹林公寓”顾东瑞皱起了眉头,他已经躺了很长时间了,要回去,也该回到别墅才是。

    “这个”

    顾子擎有些尴尬,这是医生吩咐的,顾先生醒过来了,但要多注意休息,夫妻之中的生活还是尽量少些,那很耗费顾先生的体力,但现在当着儿媳妇的面,顾子擎不好讲话说得太明白了。

    蒋乐乐多聪明,怎么会不明白呢

    这个话题还真是尴尬,蒋乐乐知道医生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她羞涩地低下头轻声说:

    “我搬到竹林公寓去,好像很长时间没有去那里看看了,刚好,我需要一些时间,处理海翔的事情,整理一下交给东瑞,顺便也可以弹奏钢琴。”

    为了顾东瑞,为了海翔,蒋乐乐已经好久没有摸过钢琴了,她的钢琴师梦想应该继续了。

    “你哪里也不准去,留在别墅,我也住在别墅,这件事,爸爸不能替我安排,我知道分寸。”

    顾东瑞拉下了枕头,他的手臂还有些笨拙,却能自己躺下了,他凝重的目光乐乐眯着,让人没有办法反驳他的决定,在海翔,他就是权威。

    “儿子,爸爸这是为你好你现在不能”

    顾子擎凑近了顾东瑞,低声说:“爸爸理解你的心情,不过”

    “好了,我不是小孩子了,这种事儿,还需要爸爸提醒吗”

    “当然不需要”顾子擎知道二儿子的臭脾气,如果他坚持,别人是无法改变的。

    “马上办理出院手续,送我回别墅,这里的药水味儿,已经让我很烦了。”

    顾东瑞不喜欢他和蒋乐乐的暧昧都被人监视,爸爸的话也让他十分不耐烦,他的身体很好,只是有些笨拙而已。

    只要人不死,他就什么都不怕,霸道的臭脾气让他厌恶躺在医院里,更不喜欢这样一无是处地被人侍候,俨然就是一个废人。

    “儿子”顾子擎太紧张自己的儿子了,能活下来,他已经觉得幸运,他只希望儿子能很快好起来,重新走在船厂了,虽然蒋乐乐也很出色,但总让他有种十分不安的感觉。

    “我知道了,您现在变得真罗嗦,蒋乐乐不去竹林公寓,我也不去,最多们分房睡,这样总可以了吧”

    顾东瑞必须给爸爸一个说法,不然爸爸是不会干休的,他知道爸爸是关心他,他只能这样敷衍爸爸了。

    “这样也可以。”顾子擎也妥协了。

    就这样,办理了出院手续,顾东瑞出院了。

    顾东宸听说二哥出院了,马上结束了手头的工作,兴奋地跑进了别墅的客厅,抬眼看到了二哥顾东瑞,爸爸和二嫂正在搀扶着他上楼,二哥身材高大,他不敢将重量压在蒋乐乐的身上,爸爸似乎也有些应付不过来。

    “二嫂,我来。”

    顾东宸走了上来,拉开了二嫂的手臂,直接扶住了二哥:“还是我的个头和二哥相当,我背着他上去。”

    “你行吗臭小子,不要将我扔下楼梯。”顾东瑞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弟弟,这小子西装革履的,还戴了一个船厂的工作牌,一看就是刚从船厂回来的。

    好看的电子书shubao2</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