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芜卦

章节目录 第29章殿内一个“笙”字

    顾北一默默地扫了一眼正在“深情款款”凝视着他的宁惊尘,极其无奈地将长剑提上,道了一声“属下领命。”便消失在了宁惊尘的视线之中。

    “真乖!”

    某人毫无羞耻之心地又往躺椅上一躺,索性眯起了眼悠哉悠哉地睡了起来。

    天上的风拂过他悬吊的躺椅,将他的乌发吹拂起,挠得他的鼻尖一痒,“啊切——”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谁在背后说本阁主的坏话……啊切……”

    宁惊尘揉了揉鼻尖,索性换了个姿势,将身子一卷,卷成了个毛毛虫般的形状,任这微风拂过他的面庞。

    他的手心内,一粒朱砂痣渐渐变得血红,并且散发出一道微弱的红色光芒!

    却也只是那一瞬,便如同华光一般,迅速隐匿不见。

    弃如烟跟在李笙身后没走多远便进了大殿之内。

    只见大殿之内的布置十分简约,皆是以大红绸布点缀于粗壮的悬梁之上,随风微微一漾便是一片红波涌动。

    而整个大殿内空空荡荡的很,除了几个撑屋的梁柱、金銮座、案桌之外基本就没有了其他的摆设,不得不让弃如烟觉得有些好奇。

    “闭冥界我虽不知晓是个什么地方,但是好歹也是一界之主,怎么会寒酸至这样?怕不是真的要我去那些小妖精吧?”

    弃如烟紧了紧衣襟,吞了吞口水,后怕地将这空旷的大殿扫视了一遍咕囔着说道。

    “这不是本王的寝宫,但是这里你是唯一一个有资格进来的女人。”

    李笙见她一副缩头缩脑的表情微微一笑,轻步上前,拿起了书案上的一方砚台,眼中似有怀念的流光溢出。

    弃如烟看得出来,他很珍惜这方砚台,以至于连砚台中的墨渍都未舍得擦干净,任由时光将其风干留下了痕迹。

    她又瞧了瞧书案之上,什么都全的,唯独缺了一只蘸墨的笔。

    她不禁有些好奇地问道:“奇怪了,怎么这里连一支笔都没有?”

    “那是因为,她归去的那天,将她随身的笔,带走了。”

    李笙无奈一笑,目光缓缓落在了她的身上,似星光一般落满了星辉,丝毫不转移,灼热着她的面庞。

    “那笔那么名贵吗?走就走呗,为什么还要将笔带走?你也是的,为何不添上一支笔,这看着多奇怪啊……”

    弃如烟闪避开了他的目光,惋惜地转到了书案之前。

    她这才注意到,在这方案桌之上,一张早已泛黄的宣纸之上赫然歪歪扭扭地写着一个硕大的“笙”字!

    不知为何,她越看这字越熟悉,甚至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歪着脑袋,左顾右看,渐渐将眉头缓缓皱起,低声咕囔着说道:“奇怪了,这个笙字怎么写得这么艰难,简直比我算过的最难的卦象还要难……”

    “你说什么?”

    李笙的眼中掠过了波涛汹涌,他猛然抓住了弃如烟的胳膊,微微颤抖着声音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把你方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你,你冷静些,兴许是我瞎了眼,不认得这位佳人的字迹,辨不得其中真意。呵呵呵呵……”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