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

章节目录 第297章 297?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加更】

    “新闻的事情不是真的。”穆逸臣深吸口气,“其他的,你不要多问。”

    穆雪青一脸地忿忿不平:“可是……”

    “青青!”秦云岚低声喝住她,“你回去一趟,帮你爸拿两套衣服过来。”

    穆雪青的目光在母亲脸上停留数秒,转身走出病房。

    “云岚……”穆逸臣伸过右手,扶住秦云岚的手掌,“你千万别误会,我和轻轻不是新闻说的那样……”

    “我相信你。”秦云岚笑着在他身侧坐下,帮他掖掖被子,“你刚刚恢复,不要说太多话,好好休息。”

    ……

    ……

    保姆车驶下高速路,拐向通往帝临大宅的林荫路。

    这是第一次,君轻带赵依依回家。

    远远看着那座伫立在山坡上的欧式建筑,赵依依早已经控制不住地感叹出声。

    “哇哦——君姐,你别告诉我,你就住在那个城堡里边?”

    君轻还在想着穆逸臣的事,只是懒洋洋地轻应一声。

    “天啊!”赵依依侧着脸,注视着渐近的大宅,“果然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保姆车在台阶下停住,管家行下台阶,帮着君轻拉开车门,还不忘低声向她提醒。

    “先生在客厅。”

    四哥?

    他不是应该一早飞F国,现在应该在飞机上的。

    如果他也看到新闻的话……

    君轻的眉越发皱紧几分,跳下车子,她转脸看向赵依依。

    “你们先回去,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

    司机掉转车头离开,君轻脚步沉重地迈上台阶。

    走进客厅,果然看到帝临站在客厅东墙边的落地窗前打电话,说的是君轻不太懂的法语,语气极是恶劣的样子。

    注意到窗户上映出女孩子的身影,帝临迅速结束通话,向她转过身。

    “新闻是怎么回事?”

    “四哥,”君轻忙着解释,“你别误会,这件事情……”

    “你别紧张。”上前一步,帝临安慰地扶住她的肩膀,“我知道,他是你爸爸。”

    原本,一早准备飞欧洲分公司。

    在机场临时知道她新闻的事情,帝临放心不下,第一时间赶回来。

    “你的手机怎么打不通?”

    “可能是刚刚在医院,没听到。”

    君轻将右手伸到包里,摸出手机。

    手机屏幕上,一片明显的龟裂纹。

    帝临接过她的手机,视线扫过上面的裂痕。

    “怎么回事?”

    君轻将在学校发生的事情向他简单说明,听着她说明情况,帝临的眉也是越皱越紧。

    “先生,小姐她……”

    脚步急响,陆文青从外面跑进来,看到君轻,他暗松口气停下脚步。

    君轻的手机一直没打通,帝临放心不下,特意安排陆文青到学校找她。

    “到书房等我。”帝临轻轻拍拍君轻的肩膀,看女孩子上楼,他侧眸看向陆文青时,语气已经转冷,“你去查查,绯闻的原始来源,还有……我要知道,刚刚在学校是谁出卖她!”

    向陆文青交待一句,帝临大步上楼。

    书房里,君轻正站在窗边,注视着那片湖水出神。

    脑子里,再一次闪过穆逸臣的脸。

    想起那个已经生着白发的男人,为了保护她向记者发难的样子,女孩子的眉也是一点点地拧紧。

    比起原谅,仇恨总是来更容易。

    如果让她选,君轻宁可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那样的话她就可以丝毫也不犹豫地恨他。

    “之前,我查你哥的时候,也顺便查过你父亲的事。”帝临从抽屉里取出一沓文件,送到她面前,“这是你的家事,我本来不应该插手,不过……有些事情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君轻侧眸,接过他手中的文件。

    文件里,有关于穆逸臣的简历。

    毫无疑问,穆逸臣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出自富贵之家的他,并没有富二代的娇纵,自幼接受良好的教育,大学时就读海外名校,后来接手家族产业,靠着自己卓越的才能,将家族产业的小公司做成跨国大公司……

    文件内,还有几张穆逸臣的照片。

    君轻随手翻过去,帝临伸过手指,将她随手翻过去的一张照片取出来,手指轻轻地点了点照片的背景。

    那张照片是穆逸臣带着女儿,参加慈善活动的新闻照片。

    帝临手点的地方,隐约露出小学校门的门头——“XX乡轻轻小学”。

    “他捐赠的所有希望小学,都是用你的名字命名的。”

    当初,君轻与穆谨白相识之后,帝临原本以为她也会和父亲相识,后来知道穆谨白早在多年前就已经与父亲闹翻。

    这是君轻的家事,帝临并不打算插手。

    这些资料他看过之后就收藏起来,并没有告诉君轻,刚刚听她提起穆逸臣,他分明感觉到她的纠结。

    “后面还有一些资料,是你父亲在海外各大媒体上发布的悬赏,寻找你和母亲的下落。”

    君轻翻开后面的资料,果然看到不少打印出来的外文简报,上面有她和母亲的合影,有的外文她不认识,但是可以从日期看出年份。

    从她和母亲出事那年开始,一直坚持了五年。

    将椅子拉过来坐下,帝临伸过手掌将她拉到自己腿上,大手抬起来轻扶住君轻的脸颊。

    “我知道这些话说出来,你可能有些接受,但是……人总要往前看的。”

    五年悬赏,不曾有半点结果,谁会相信一个四岁的小女孩还能活着?

    在感情上这确实让人难以接受,但是理智地说,穆逸臣的再婚并没有错。

    毕竟,早在君轻很小的时候,他和君轻的母亲就已经离婚,这并不算背叛。

    “我……”君轻轻轻摇头,“四哥,我不是怪他再结婚,我只是觉得……如果我原谅他,我就背叛了妈妈。他现在有自己的家人,没有我也一样会过得很好。”

    有时候,君轻常会幻想。

    如果当初父母没有离婚,妈妈也不用为了养她四处奔波。

    如果是那样的话,或者母亲也就不用到那艘船上随船演出,她也就不会死……

    做为一个成年人,她当然明白,这世上是没有如果的。

    但是,如果她因此就原谅父亲,无异于背叛母亲,她做不到。

    “我明白。”将女孩子拢到怀里,帝临轻轻将下巴依到她的发顶,安慰地抚着她的长发,“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