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章节目录 第103章确认金额

    白洁的模样比之前更加惨不忍睹,两个腮帮肿得老高,眼睛也肿得睁不开了,露出的胳膊腿上也都是青紫,一看就是被人用鞋底狠狠抽过。

    白梦蝶不禁微笑,乡亲们都很有头脑嘛,用鞋底抽人,能让被抽之人疼得死去活来,发出杀猪般的惨嚎,但是只会是皮肉伤,不会抽出事来,就不会搭上自己。

    挨了毒打的白洁疼得一直在流泪。

    要是换做以前她这么哭,肯定会让男人我见犹怜,可她现在这副鬼样子,让人看了倒胃口。

    白洁见白梦蝶和陈子谦走了进来,肿着眼睛阴恨的瞪了白梦蝶一眼。

    陈子谦马上指着白洁对办案民警道:“警察叔叔,她刚才用特别恶毒的眼睛瞪受害者,我怀疑她有强烈的报复心,为了安全起见,把她关起来吧。”

    他这建议马上引起许多村民的热烈反响:“对!把这个狗东西关起来,省得她再害人!”

    “连污染吃水水塘的是这个狗东西都干得出来,还有啥是她干不出来的?!”

    白洁的心凉透了,她没料到曾经对她忠心耿耿的陈子谦为了白梦蝶一次又一次把她往死里整!

    她百思不得其解,白梦蝶那么胖那么丑,哪一点吸引陈子谦了,值得他为她两肋插刀!

    办案民警对着那些激愤的村民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然后请白梦蝶和陈子谦坐下。

    白梦蝶落落大方的在办案民警的对面坐下。

    陈子谦见她和白洁坐在一起,把她拎了起来:“我坐这里,你坐我身边。”

    他厌恶地瞟了一眼白洁:“我怕她暗算你。”说罢,自己挨着白洁坐下,把她和白梦蝶隔开。

    白梦蝶听话地在他另一侧坐下。

    办案民警看了一眼陈子谦,对白梦蝶道:“你同学已经告诉你了吧,白洁骗你钱这件案子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定性为诈骗案。”

    白洁一听这话,激动得喊了起来:“我没认罪,怎么就定性为诈骗案了?”

    陈子谦不齿的轻笑了一声,斜睨着白洁:“亏得你还是个高中生,你就没有听说过零口供定罪吗?你认不认罪不重要,只要证据确凿就能定你的罪!”

    办案民警点了点头:“陈同学解释的很正确。”

    白洁一副大势已去的表情,只可惜她脸肿成了猪头,也没人能够看出她的表情。

    办案民警继续刚才的话题,对白梦蝶道:“叫你来,是确定一下被骗金额。”

    他低头看了看做笔录的本子:“嫌疑人白洁说,她只骗了你两百块的生活费,并非像你报案时所说,骗了两千块钱的生活费。”

    陈子谦将身子靠在椅背上,姿势很是放松:“民警叔叔,这个我可以作证,白洁那个狗东西的确骗了白梦蝶两千块钱的生活费。

    白洁亲口跟我说过,她每个月都从白梦蝶那里花言巧语骗一百块钱当她的生活费。

    一年要上九个月的学,从高一到现在,民警叔叔可以自己算算是不是骗了这么多钱。”

    白洁难过心痛的心都要碎了,哭喊道:“子谦,我从没有对你说过那些话,你不能因为别人追求我吃醋而故意陷害我!”

    陈子谦被冤枉得恨不能动手打人,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像白洁这么无耻的!

    他霍的站起来,指着白洁的鼻子警告道:“你再看胡说,当心我告你诽谤!”

    白洁流着泪委屈巴拉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白梦蝶拉了拉陈子谦的衣襟:“淡定,人家故意那么说,就是想让你发火,失去理智,那她就有机会翻盘了!”

    陈子谦这才强压住怒火坐了下来。

    白洁愤恨的瞪了白梦蝶一眼,哭得惨兮兮地对办案民警道:“警察叔叔,你可以去学校了解一下,陈子谦对我很好的,他容不下我身边有别的男生~”

    陈子谦气得连连冷笑。

    白梦蝶勾了勾唇,讥讽道:“去学校了解?了解什么?了解最开始是你处心积虑的接近陈子谦的?了解你是怎么欺骗利用他霸凌我的?”

    白洁脸刷的一下白了。

    自从她无意中得知陈子谦是富二代之后,千方百计接近他,给他送温暖,全班同学都知道。

    至于她欺骗利用陈子谦霸凌白梦蝶证据也不难找。

    她每次编故事向陈子谦哭诉白梦蝶欺负她之后,陈子谦都会跟他的小弟说,白梦蝶欺负她了,让他们去修理白梦蝶。

    如果警察真去学校了解,自己善良隐忍的小白花人设还不得崩呀!

    办案民警用手里的笔敲了敲办公桌:“我们言归正传。

    光有陈同学的证词还不够,你们还有更有力的证据吗?”

    “有!”白梦蝶从裙子口袋里掏出临出门时从房间里拿的那个小本本交给办案民警,“我有个习惯,那就是只要用一笔大数目的钱就做一笔记录。

    这个小本本上记录着我每一笔大数目的钱的开销和用途,被白洁骗去的钱也记录在上面,这就是证据。”

    办案警察接过那本记账本认真的翻看了起来,上面每一笔账目清清楚楚。

    包括交学费、买资料、给白洁生活费等各项对原主而言的大的支出记录全都有。

    白梦蝶在一旁解说道:“刚读高一那会儿,白洁找我哭诉,说她两个舅妈不想她有出息,故意不肯供她吃喝,她这高中可能念不下去了,我心一软,就是从那时起每个月从自己的生活费里分她一百的。”

    白洁的几个表妹站在人群里围观,听到白梦蝶的话,气得冲了过来撕打白洁。

    白洁的大表妹边打边骂:“你这条忘恩负义的毒蛇,我妈和婶子要是不想要你有出息又怎么可能给你交学费!

    高中又不是义务教学,一个学期的学费好几百呐!学费都替你交了,会不供你吃喝?

    只是我们家条件也不好,拿不出钱给你当生活费。

    我妈和婶子每个星期给你准备了大米、油盐、腌菜和鸡蛋,让你带学校去蒸饭吃。

    是你嫌丢人不肯带,却背转身说我妈和婶子不想让你有出息,故意断了你的吃喝,你心可真毒!”

    白洁的两个小表妹大的才十二三岁,知道自己力气小,打人不会疼,全都使出吃奶的劲扯白洁的头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