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章节目录 第102章拿包子(第二更)

    陈子谦心情大好地对老太太道:“奶奶,现在警察正在调查白洁那个狗东西骗取白梦蝶生活费的案子,让我叫她去跟白洁那个狗东西对质呢!”

    “哦!”老太太脸色变得严肃起来,“那你快叫她去!你们出门的时候记得把院门锁了。”

    “哎!”陈子谦飞奔着进了厨房。

    白梦蝶刚把香辣小龙虾烹饪好,准备盛进大瓦盆里,陈子谦就窜了进来。

    他一连陶醉的深吸了好几口气,然后盯着锅里看:“哇!白梦蝶,你在做香辣小龙虾呀,我去湖南旅游时吃过,超好吃!”

    说罢,不怕烫的抓了几个香辣小龙虾在手里吃了起来。

    啊!胖丫头做的香辣小龙虾太好吃了,又香又辣又鲜又Q弹,比他在湖南吃到的小龙虾还要好吃!

    白梦蝶冲着陈子谦翻白眼:“知道你有钱,到处旅游,但是你就不能低调点,非要炫耀,不炫会死吗!”

    陈子谦三下两下已经吃了两只小龙虾。

    他把手里最后一只香辣小龙虾送到嘴里吮吸了一下,一本正经道:“我不是来炫耀的,我是来叫你去村办公室,警察叔叔让你去和白洁那个狗东西确认被骗金额。”

    白梦蝶大喜,警察都要她去确认被骗金额了,这案子应该已经定性白洁骗了她的钱!

    她放下锅铲,也不盛小龙虾了,把锅盖盖上,让小龙虾在锅里焖一会儿,会更入味。

    然后把灶膛里正在燃烧的几根柴火抽了出来,准备拿到厨房外灭了。

    灶膛里不能留太大的火,待会儿她和陈子谦离开,家里没人,灶膛里的火太大怕引起火灾。

    就算没有引起火灾也怕把锅里小龙虾的汤汁烧干了,小龙虾会烧糊的。

    陈子谦吃完手里最后一只虾,正在意犹未尽的舔手上的汤汁,见白梦蝶拿着两根熊熊燃烧的柴火在他眼前晃过,吓得怪叫一声,差点跳到灶台上去了。

    白梦蝶嘲谑地看向他:“怕火?”

    陈子谦惨白着俊脸镇定的嗤了一声:“我一个大男生会怕火?你是不是想活活笑死我,好继承我的银行卡?”

    白梦蝶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屑,在心里腹诽,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死了,我怎么继承你的银行卡!胡道八道!

    白梦蝶舀了一小瓢水,把两根柴火的火给灭了,将那两根柴火靠在厨房的外墙上,转身进了厨房。

    看见陈子谦揭开另一口锅上蒸着的蒸笼,伸手去拿里面白白胖胖的肉包子,她急得大叫一声:“不许动!”

    陈子谦惊得缩回手,回头可怜巴巴道:“都这个点了,我肚子饿了,吃两个肉包子垫垫肚子也不行吗?”

    白梦蝶拉长着脸横了他一眼:“真是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贵公子,现在可是大热天,你徒手去抓热包子,也不怕手被蒸汽给烫了,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她用锅铲按了按蒸笼里的包子,包子按下去马上就弹了起来,说明蒸好了,可以吃了。

    白梦蝶这才换了筷子从蒸笼里面夹了两个肉包子给了陈子谦,严肃的教训他道:“刚蒸好的包子是不能直接用手拿的。

    要是被蒸汽给烫了,烫伤很严重的,会烫掉皮的,记住,以后别再做这种傻事了。”

    “哦!”刚出笼的肉包子烫得很,陈子谦只好用嘴叼一个包子,另一个包子在两只手上倒来倒去。

    白梦蝶去自己的房间拿了一本小本子装在裙子口袋里,和陈子谦一起出了院门。

    在去村办公室的路上,白梦蝶好奇的问陈子谦,白洁怎么那么老实的认罪了。

    陈子谦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那个狗东西怎么可能老实认罪,人家可是以一人之力抗全村之人,那么多乡亲站出来指证她骗了你的钱,可她就不承认。

    还反咬一口说,乡亲们之所以要给你作伪证,是因为被你蒙蔽误导了。

    她明明没有污染村里吃水的水塘,你却到处造谣,说她故意污染吃水的水塘,就是想让乡亲们恨她!”

    白梦蝶只觉头顶千万只乌鸦飞过:“她污染村里吃水的水塘,我根本就不在场,是乡亲们当场抓住的,怎么扯到我头上来了?”

    陈子谦用力咬了一口包子嚼烂咽下,不屑嗤道:“白洁就是一条母疯狗,你用人的思维去分析她,真是抬举她了!”

    白梦蝶挑起眉梢斜眼瞟了他一眼,这家伙反水反的可真彻底!

    以前对白洁百般呵护、言听计从,是条忠实的走狗,现在一心想要收拾了她!

    不知白洁面对这样的反差心情怎样!

    陈子谦自顾自的吃着包子,忽然笑了两声。

    白梦蝶好奇的问:“你笑什么?”

    陈子谦嘿嘿道:“我只要一想到刚才白洁那个狗东西红口白牙的当着那么多乡亲说谎,被乡亲们暴打了一顿,模样那么惨,就忍不住笑。”

    白洁又被打了呀,这可真是大快人心!

    白梦蝶眼珠转了转,别有用心地问:“白洁知道你站在我这边指证她骗我钱的事了吗?”

    陈子谦一脸坏笑:“这么重要的事当然得让她知道!”

    白梦蝶颇感兴趣地问:“那她什么表情?”

    “什么表情?”陈子谦咬牙切齿的冷笑,“当然是备受打击的模样咯!一个劲的问我为什么要害她,我说我没有害她,我说的全是事实!”

    白梦蝶解恨的勾了勾嘴角,白洁这个狗东西终于也尝了一次被信赖的人背叛的滋味!

    两人还没踏进村办公室,就被不少村民围住了。

    那些村民七嘴八舌义愤填膺地对白梦蝶道:“小蝶,你说白洁那个狗东西要不要脸!

    当时是她想污染我们吃水的水塘被抓了个现行,现在全都不承认了,还想栽赃陷害你,说是你造她的谣!

    幸亏村长当时留了心眼,让她写了检讨书,按了手印,不然这事就说不清了!”

    办案民警在办公室里听到那些村民的话,和气道:“咋可能说不清?我们民警办案,不可能你们这么多人的证词不采纳,采纳嫌疑人一个人的证词。”

    白梦蝶和陈子谦走进村办公室,一眼就看见了被愤怒的村民再次毒打了一顿的白洁。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