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她来运转

章节目录 第408章 畜生不如

    周皇当晚召集了左右丞相以及各路传信官一直密议到半夜。

    翌日早朝大周正式颁布了对楚檄文:楚帝马震昊无道,杀兄霸嫂,使得先太子马震霆一家骨肉分离。皇室正统楚先太子马震霆与楚后嫡子马旭自襁褓中颠沛流离。楚帝强娶有夫之妇生庶子马御风,立庶子马御风为储,荒淫无道朝纲败坏人心背离。更纵女行凶,强抢齐国钰王,兵临城下逼婚。迫害韩帝殒命,韩国内乱操戈。对周开战,生灵涂炭。楚帝之罪罄竹难书人神共愤!今有楚皇室正统继位者马旭借大周仁义之军,伐马震昊,正纲统,安楚国。

    檄文传至全国各州各地,张贴于大街小巷。

    更以火漆封口加急信传于诸路大军。

    周皇又同时给韩国齐国去了国书,也都附带上了这份檄文。

    于此同时一首朗朗上口的歌谣也一日内传遍各地。

    帝无道,杀兄长,夺皇位,霸娶嫂,骨肉离,迫正统,走他国,夺人妻,立庶子,起干戈。待从头,回家国,认生母,正皇统,楚安和……

    遍及大街小巷的檄文张榜,让金陵城中人们的议论顿时从皇长子身上转移到马旭身上。

    这个马旭也着实可怜,可歌可泣可传奇。

    宫里面连宫女太监们也都是人人能哼哼这首歌谣了。

    陪着福庄主坐在宫内小花园旁的韩玥听着宫女的唱词不由的叹了口气:“干爹,仔细想想,寒星的命运的确坎坷,我倒是真心希望他能够夺回皇位了。他吃的苦太多了,希望以后他不要那么苦了。”

    “是啊!”福庄主感叹,“这样的境遇都还存着善心就说明这孩子的确不错的。他对你也真的不错的。”

    韩玥笑了笑:“这么说我救了他也算是赚了。”

    福庄主笑了。

    快步而来的周蕴望着两人道:“说什么呢,这么开心?我再给你们个好消息。玥儿你猜猜父皇才散了早朝就叫我去做什么?”

    韩玥摇了摇头:“不猜,你说。”

    周蕴笑眯眯的往韩玥面前一蹲扯着她的手笑道:“父皇先是夸奖了我们一番,之后又说之前的府邸充当书场了。让我另外选了个地方,建造王府。我就说直接去封地吧。父皇说好啊。这不让我回来和你商量商量。看看你喜欢哪里,咱们就去哪里建。父皇还说了,慢慢建造。反正咱们也不着急过去。”

    “你们父子倒是有闲心啊!”韩玥叹气,“那边还打着仗呢。这就大兴土木了啊。”

    “我就建个院子嘛。哪里就是大兴土木了。你是不知道,我父皇这两日开心的。这个檄文一出,就像他已经打了胜仗一样。父皇还是父皇,这么短的时间就将楚帝的罪状列的如此详细的。”

    “你父皇这骂人的本领挺高的!”

    “又是你父皇了!”周蕴伸手捏了捏韩玥的鼻子,“你可不知道,他把你夸的。让我以后都好好的供着你呢!”

    韩玥抬手将周蕴捏鼻子的手拨开:“你父皇这是将所有的罪状都算在楚帝头上了。单从檄文上看,楚帝简直畜生不如了!”

    “那楚帝的确不是什么善类。”福庄主叹了口气,“这些年就数楚国的赋税沉重,民不聊生的若。若是项旭可以顺利的取代他,对楚国的百姓来说倒是件好事。只怕也没那么顺利。毕竟楚帝也已经在那个位子二十多年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这个檄文对战事的影响应该是立竿见影的!”福庄主又道,“你父皇当然高兴了。这个檄文的分量可是胜过千军万马的。名正言顺,又带着复仇和正义,这仗自然就胜了。”

    的确这个檄文对前线的影响颇为明显。

    其他的战线不说,就固州这边,楚烈王命人退回城里之后,就连夜派探子刺探大周的军情了,到底有多少人。

    谁知道第二日大周这边就挂出了对楚檄文。又命令大军对着固州城高唱楚帝无道的歌谣。

    作为当年的见证者,楚烈王听了之后,感慨良多。

    但是对于檄文上的马震霆和楚后有孩子这件事,他并不知道,他看了檄文之后便给楚后写了信。

    大周的檄文和歌谣很快也就传到了楚宫。

    入夜楚后的宫里灯火通明,鸦雀无声。

    楚帝拿着檄文和歌谣的词本子黑着脸推门了进楚后的房间。

    楚后躺在凤榻之上,半眯着眼,对楚帝的到来没有丝毫的反应。

    “贱人!”楚帝将檄文和歌谣本子往楚后脸上一扔,“你瞒了朕多少年了?”

    楚后将檄文和歌谣看了,顿时就乐了:“你怕了?哈哈哈,你就是怕了对吗?你害死了你大哥!终于有人替他出头了!”

    “他是自焚!”楚帝咬牙切齿,“你这个贱人嫁给朕的时候就不是完璧,但是朕怎么也没想到你和他居然还有个孩子!你还要不要脸了?你这个破烂货!”

    “我不要脸?”楚后大笑,“你没看上面写的楚帝强娶有夫之妇生庶子,那丽妃早已家人生子,你只见人美色就抢了过来,天底下还有比你更不要脸的吗?”

    “你很得意对吗?”楚帝看着楚后也笑了,“你知不知道这些年,你为什么只生了一个女儿,生的儿子还是病秧子?”

    “你这个畜生!”楚后的脸顿时也就黑了,“是你给颜儿下的毒是不是!”

    “对啊!”楚帝乐了,“要不然你的儿子可不就是太子了?哈哈哈!你想都别想,要不你身后的势力,朕才不会娶你这个破鞋!这些年朕每次来你宫里事后都觉得恶心!就你还觉得自己很得宠是不是!”

    “颜儿也是你的亲骨肉!”楚后暴怒之后又笑了,“也对,像你这样的畜生有谁你不能害的呢!不过你也得意不久了!天道轮回,你还不是要死在本宫和霆哥儿子的手里吗?”

    “有大周撑腰了不起?”楚帝伸手拍了拍楚后的脸,“那你就看看,朕怎么要了你那个私生子的命!”

    楚帝说完大笑而去。

    楚后躺在床上目光如同利剑恨不得将楚帝劈个粉碎!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