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两杯咖啡(BL)》 章节目录 楔子之一 我想,我是喜欢上了你。 看着你为我端出一杯在奶泡上画有爱心形状拉花的咖啡。 看着你有些稚气的脸庞露出灿烂微笑。 看着你专注听我说话的样子。 我的心悸动不已。 我好想触碰你,但又怕我的行为让你我不如从前,怕玷污了你的单纯。 我好想你、好想你。 想得不能自己。 那天晚上你陪我淋雨,陪我流泪,陪我看雨中的夜景,一切都还历历在目。 你是那麽贴心,那麽可爱,却又那麽可怜。 路灯在你白皙的侧脸镶上一层金边,我突然想吻你。 这样是不对的,你还是个孩子,而我已长大成人。 而且,你总有一天会离开我,我不能阻碍你向前迈进。 现在克制自己的情感或许是最为恰当的,但我无法克制。 两杯咖啡的热气袅袅升起,混乱了我的思绪,你煮的咖啡。 我该怎麽办?


章节目录 楔子之二 我挑选了几片你喜欢的巧克力饼乾,抬头瞄了你一眼。 你坐在角落的位置,白色圆桌上放着两杯我煮的拿铁,你托着脸,瞪着上升的热气发呆,不知道在想什麽。 会不会,是在和我想一样的事? 那天晚上,我陪着你淋雨,你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泪,因为她。 平时的你感觉十分可靠,但那天,你似乎,依赖着我。 看着你成熟的侧脸,不知是被雨水或是泪水打湿的睫毛在路灯下闪闪发光。 我突然想紧紧抱住你。 但这样是不对的,因为我......不!我不能说,只有这件事...... 是否应该疏离? 我不想伤害你,但我已陷入太深。 你就像咖啡因,而我已渐渐上瘾。 你喝着咖啡的表情。 你让人信赖的微笑。 你身上淡淡的香气。 每一样......都使我心动...... 思绪一片混乱,我喜欢上了你。 我该怎麽办?


章节目录 01 一切的开端 分手了,j往不到二年。 二年的时间不算太长,对我而言却是最久的一次。 分手是她提的,以往都是我甩nv人,第一次被nv人甩感觉还挺新鲜的。 她打包带走了自己所有东西,我原本想帮忙,却被她的眼神制止了。我没有问她分手的理由,她也没有告诉我,只唱了句:「因为太想了解彼此所以选择在一起,因为太过瞭解彼此所以选择要分开。」 她最喜欢的歌手,谢和弦的「ai不需要装乖」。 我懂这段话的意思,但妳真的昰因为太了解我才想分开吗我不禁想这麼问,我看她根本是因未完全无法了解我才想分开。 连我都不了解我自己。 她的东西搬走后,家裡变得很空,很单调。我依旧保持着一惯的微笑,绅士的同意分手再绅士的开车载她到火车站然后绅士与她道别最后绅士的目送她进月臺。 我真讨厌这样的自己。 nv人们总喜欢装饰过的我,喜欢带上「腹黑」面具,饰演「霸道抖s攻」的我。 她们总喜欢「门外保持王子般的形像,微笑弧度完美令人心动,房内维持小恶魔般的模样调情令人脸红心跳技巧又好」的我,自国中扮演这个角se开始到现在,我身边的nv伴从没少过,但那些无法与我j心的nv人与其说是nv友,在我看来更像砲友。 真该感谢已过世的父母给我升了一副俊俏脸孔及高挑身材。 「反正这次也不过是玩玩而已。」我从冰箱拿出一罐啤酒,一饮而尽。 眼眶有点热热的,不管喝下j瓶冰凉的啤酒都无法使其降温。 望着空荡荡的,只剩下一些个人用品的客厅,觉得有点不自在,j小时前,这裡的叁分之二曾摆满了她的生活用品,她喜欢的小玩意儿,她买回来的各种玩偶,还有我们一起完成的叁千p拼图。 j小时后,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倒在脚边的空啤酒罐越来越多,我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恍惚中,我似乎看到了她。 小娜 「唔」一觉醒来,就是一阵头痛迎接我。 低头看了看,我居然就这样浑身酒臭的睡在客厅,衬衫皱的乱七八糟,领带鬆鬆的掛在领口。 已经七点半了,等一下还要上班,我匆匆忙忙的走进浴室,正打算洗个澡 「呕」突然一阵反胃,一些发出腐臭的秽物由喉头涌入口腔,我急忙对準马桶张开嘴让那些噁心的呕吐物离开嘴巴。 宿醉了。 好不容易将令人感到不舒f的秽物全部清出,我感到一阵混合头痛的头晕目眩,手脚有些发软。 昨天晚上没有吃晚餐就空腹喝酒,真是一大错误啊。我一把扯开领带,脱下衣f后直接冲冷水,希望能减缓一点不适感。 梳洗完毕,顺便清理了还遗留在客厅沙发附近的空啤酒罐。没想到我昨天竟然喝了这麼多,把上次与朋友一起烤r时买来剩下的全一次喝完了,大概十来罐,旁边还有一瓶空的高粱。 要是每天都这样喝,器官迟早会坏光光的。我苦笑,不过幸好昨天没有因为喝醉而做出什麼奇怪的事呢。 到公司时,正好八点半,没有迟到。 梯厅裡,「啪」一声,一隻手拍在我肩上,突然又一阵晕眩,手中的资料险些掉落地面,「总总经理早」我努力挤出平时的微笑,头部却又因为表情的改变而开始痛了起来。 「蓝课长,今天比较晚喔你脸se好差呢。」妈的,一到就遇见总经理我在心裡偷偷问候了他的祖宗十八代。 「是的,最近有点感冒了。」我尽力让微笑继续留在脸上,这对我而言不是件太困难的事。 啊,电梯来了,总经理你就快滚吧。我走入电梯,对着门外的总经理微微点头,「谢谢总经理关心,我先进办公室了。」 这间公司只要阶层在一般员工之上就会有一间独立办公室与一位秘书,虽然空间不大,但办公室裡可以自行决定摆设,也很有隐s,但相对的,这裡工作量较大,晋升速度也很慢。 不过这大概也能算是我选这间公司的原因之一,不用整天戴着令人喘不过气的面具。 电梯即将关闭时,总经理居然一脚踩了进来,顺势进入电梯之中。 「总经理您有什麼事情要j代我吗」我的脸快chou筋了,但还是尽量保持微笑,按下七楼,「请问您往j楼」 「」总经理一把搂住我的腰,在我耳边低声道:「你不是感冒吗我来帮你治疗吧,听说只要传染给别人就会好哦。」语毕,他顺势将唇往我嘴上送去。 「叮咚,七楼到了。」告知抵达七楼的电子音,竟有近似天籟之音的美妙,总经理鬆开手,按下十五楼,「今天让你逃掉了呢,不过没有下次囉」然后凑近我的耳朵继续说:「还是,你想到我办公室继续」 「不用了,谢谢总经理。」靠,我也不会让你有下次了。 突然很庆幸没有选更高的楼层。 之前便听说过总经理常常对nv人下手,由於长相其实还不赖,所以j乎没有被拒绝过。 只是没想到他连漂亮的男生也会袭击,我嘆了口气,走到自己的办公室。 拉开办公椅坐下,又是一阵头昏眼花,今天因为一起床便呕吐而感到食慾不佳,一连两餐没有吃,造成血糖过低。 为什麼公司有生理假却没有失恋假或宿醉假呢「呃还是先出去一下好了。」我再度拉开办公椅起身。 秘书见我起身,马上靠了过来,一隻手搭上我的肩膀,还把脸凑近,「蓝课长身t不舒f吗」 我带着微笑摇头。她身上的香水味有够臭的,而且每个人怎麼都喜欢把手放在我的这边肩膀 没想到秘书又把身子往我身上靠了靠,原本只是放在肩上的手环住我的脖子,手指伸至我x前解开一排钮扣,娇嗔到:「不舒f就不要勉强,姊姊有一个方法让您全身舒f到s掉哦」 你他m的到底是谁给我排这麼主动的秘书 烦死了,现在老子最需要的不是nv人而是吃早餐哪有人才刚被甩就能接受其他人的况且还是个大我七岁的人 我露出诱h的笑容,一把拉开领带绑住她的手,然后将她压制在办公桌上,故意在她耳边吹气,发出此生最具魅力的磁x嗓音:「nv人啊,还是矜持点的好,不然小心被吃掉哦」我再笑了笑,她脸红了。 对付这种人用这种方法还真是方便啊只可惜我的领带了。迅速离开全身香水味的秘书,扣上钮扣,抓起包包离开。 一定要跟上司换个新秘书。 嗯我似乎听见办公室裡头传出尖叫声 走在街道上,我又想起她。 上次带她来公司附近逛街是多久以前呢我似乎又感受到她小小手心的触感。 该不会,其实我对她认真了 不现在说什麼都来不及了,离开我是她的幸福。 我甩甩头,一抬头便看见一块浅蓝se招牌,上头用深蓝se写了简洁有力的叁个字:「咖啡店」。 早上不到九点居然就有咖啡店在营业 小娜最喜欢的蓝se恍神似的,我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掛在门上的风铃敲出清脆的声响。 章节目录 02 遗落的皮夹 回到家,客厅的黑暗垄罩住全身,沉重的空气压得我无法呼吸。 在家也无法放鬆。 半掩的主卧室房门裡难得透出一丝光,她正在讲电话。 我并不打算进入主卧室跟她打招呼,反正她也不会理我。 她是我母亲。虽然我完全不想这麼称呼她。 关於她的事蹟,就甭提了吧。她不过是个生下我又打算拋弃我,到最后不得已才把我接回家的nv人。 我和她,只是有金钱关係的室友与户口名簿上的亲子。 步入自己的房间按下电灯开关,光线照s在一幅未完成的画作上,画面上只有一个人坐在角落,将头深深的埋进膝盖中,所有人都看不见他的表情。整张图画只用了黑、暗红、深灰、深蓝这j种深se系的顏料。 真正的我。 表面上一副天然呆的可ai模样,其实是为了j一些不是真正知心的朋友,弥补那份生命中的空白。 我装可ai,傻傻的笑着,内心仍是一p空虚。 早就忘了亲情是什麼,不会痛,也不会流泪。 但,我似乎渴求着什麼 坐下準备把剩下空白的部分完成,手摸到k子口袋的一处鼓起。 对了,老闆叫我尽快还给那个人。 拿出,是个咖啡sep夹,有张名p,他叫作 「咖啡店八点半开,你居然就真的八点半之前来你不用上课吗」看着推开店门的我,老闆一脸惊讶。 「不用啊,因为礼拜六是学校运动会,今天补假,而且我很喜欢来这边打工呀」我笑的灿烂。 「没想到现在还有高中生这麼乖我说八点半开店不过是想要早点来店裡」老闆嘟噥着,坐到柜檯后方看报纸,我则穿上围裙开始打扫。 「对了小寧,我没有吃早餐,帮我用一份总匯和卡布奇诺,谢啦。」老闆的坐姿很随意,有种放荡不羈的帅气。 「好喔。」我放下手中的抹布。 其实会到这间咖啡店打工,是因为招牌,蓝se的。 我很喜欢蓝se,所有与蓝se相关的事物都喜欢。 大海、天空、蓝se的花、蝴蝶、衣f、袋子或任何有蓝se出现的事物我都喜欢。 喜欢到一个偏执的地步。 老闆放下报纸,津津有味的啃着总匯,一手在手机上快速滑动,我则开始扫地。 静譅的咖啡店,y光由落地窗洒落,香气四溢的咖啡,悠閒的早晨,裡才会出现的场景。 裡的咖啡店常常能邂逅美丽的恋情。 「叮叮噹噹」掛在门上的风铃响起,我回过头,老闆也将视线由手机转移至门口。 一个男人。 该怎麼说呢,我当下只能用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之类的词来形容他。 总之就是很帅,连男人都钦佩的帅。 「欢欢迎光临」我稍微愣了一下,赶紧露出笑容,老闆又将视线移回手机上。 他走到柜檯点餐,我瞧了瞧他的表情。 眉宇间带点忧鬱,却又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我从他眼底看见一抹类似寂寞或悲伤的情绪,总之是个很复杂的表情。 有一种,我喜欢的,蓝se的气息。 「先生,请问你要点什麼呢」我尽量用爽朗的声音问他,搭配大大的笑容。 「小娜」他看着我,低声说了句。 「不好意思」我没听清楚,反问他。 他似乎回过神来了,有些抱歉的笑笑,嘴角弧度堪称完美,「没什麼,我要一份法式土司跟」他停顿一会,「两杯焦糖玛琪朵。」 「法式土司跟两杯焦糖玛琪朵吗」我加重「两杯」这个词的语气。 「是的。」他或许察觉到了,不过隐藏的很好。 「收您两百二十元,请稍等。」他递给我叁百元,我找给他八十元。 他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托着脸望向窗外,y光落在他身上,他彷彿在发光。 「小寧。」老闆叫我。 「啊......是」我居然看男人看到呆掉了。 在那之后,我一直在柜台偷偷瞄他。 他使用叉子吃法式吐司的动作、他小口缀饮焦糖玛琪朵时脖子的曲线、手部漂亮而成熟的线条。 第一次遇到对我这麼有吸引力的人。 他吃完就离开了,留下空的杯盘及与我擦肩而过时的香味。 我又傻了一会儿,老闆用报纸把我打醒。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绝世帅哥。」老闆说,捡起遗落在白se椅子上的咖啡sep夹,「小寧,明天记得拿去还他,老闆我懒得到咖啡店和家裡以外的地方。」 我愣愣答了句:「好。」 居然把这麼重要的东西留在店裡,该不会他的内心其实跟那个外表相反,孩子气且粗线条吧 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心中萌芽,我居然期待再见到他。 场景又回到窄小的卧室,那幅黑暗的图画。 我掏出名p,默念了他的名字。 蓝映雪,名字像个nv生似的。 不过,很适合他。 我真心的微笑,很多年没有用这麼自然的表情了,真不习惯。 令人怀念的感觉。 嘴角的弧度又向上扬了扬。 章节目录 03 像她的他 相同的办公室,少了秘书便感到莫名的平静。 看来我完全不需要秘书这种东西,他们的存在对我而言是种阻碍。 喝口公司大厅贩卖机裡十五元一罐的罐装咖啡,冰冷的yt滑过喉咙进入温暖的胃中,温度的反差使我一阵反胃。 果然还是现煮热咖啡好啊,我不禁回忆起昨天在那间咖啡店的焦糖玛奇朵,焦糖的香气、香甜的牛n及义式咖啡的口感在口中绽放,融合了叁种看似容易腻的味道,却又让人能感受到一丝清爽。 点两杯原本只是想要有种「小娜和我一起到这间咖啡店」的感觉,没想到却因为味道超出预期许多,而把两杯焦糖玛奇朵全喝完了,搞得自己肚子很胀。 想到咖啡店......昨天离开那儿后回公司就发现p夹掉了,信用卡、身分证、提款卡之类重要的证件还未掛失,真希望还没被有心人士拿去盗用啊。 当天我匆匆忙忙跑回去查看时还不到十一点,门口的铁捲门却已经拉下来了。我永远不会忘记上面那张白纸红字的字条上写了什麼 「亲ai的顾客你们好啊 老闆我想睡觉回家去了,有事找我或想喝咱家小寧煮的超好喝咖啡明天请早。 掰掰,我走啦,祝今天愉快。 大帅哥老闆 留」 你说这是什麼随便的纸条哪有人明明在名p上写「营业时间:am8:00~pm10:00」但是却因为想睡觉就关店回家的真是个莫名其妙的老闆,完全不知道这样是会让顾客很困扰的 不过......那个少年是叫......小寧吗很适合他的名字,感觉和他的人一样......可ai。 第一次用这个词形容男孩子,令我感到有些害羞啊。 我发现自己居然脸红了。 托着额,摘下工作时才会带上的眼镜,揉揉眼。他的身影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可能是因为第一次看到像他这麼可ai的男生,也可能是因为...... 他很像她。 是长相相似呢,又或者是气质相同总之我一看到他便忍不住脱口叫出她的名字,小娜。 他愣了愣,连呆住的表情都如此相像,我的手和身t差点脱离理x,趋就感x的上前抱住他,吻他,告诉他其实我并不想失去他,以前从不是用真面目ai他让我感到很抱歉。好险蕴藏在他眼底那份青涩让我及时踩煞车,将脱离轨道的灵魂拉回来,提醒自己眼前的不是她,她眼裡包含的昰慧黠不是青涩,眼前的这位昰一个男孩。 吃着他作的法式吐司,喝着他煮的焦糖玛奇朵,感受他带着关注的眼神,我必须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有办法忍住不去回头与他对望。 手仍然在键盘上快速移动,身边需要处理的公事也一件件减少,我的心掛在他和她身上,罐装咖啡被修饰过度的甜腻口感在嘴裡蔓延,头昏昏沉沉的。 「雪,你在吗有你的访客。」对讲机传出吕昂的声音,我赶紧起身去开门。 吕昂是和我同期进公司的同事,长得高高瘦瘦,戴了细黑框眼镜,话很少,总是同样的一号表情,简单来说就是面无表情,因此全公司都觉得他是冰山男,只有我不这麼认为。 你有看过冰山男在读悲剧ai情的时候哭到什麼都看不见吗你有听说过冰山男在看恐怖p的时候还要用棉被矇住头,一边尖叫一边抱住旁边的男人吗你有想过冰山男在约刚认识的朋友出去玩会支支吾吾半天讲不出一句话还满脸通红吗 只能跟你说我很抱歉,我全部都看过,而且刚才的举例还有两个是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件,他也知道真正的我是怎麼样的一个人,所以我和他是朋友。 「啊,昂,你不是说你最近出差吗」话还没问完,我傻住了。 门口站着的,是熟悉又陌生的人,背后站着吕昂。 「唔看来雪你应该是认识他,那我就先走了。」他推推眼镜道:「你最近真的是很不关心我,我已经回来叁天了呢。」 他往前走,又想到什麼似的回头:「我有买你最ai的巧克力饼乾,记得来吃。」然后便离开了。 「呃蓝先生」当我还看着吕昂离去的背影发怔时,耳中传来一声轻轻柔柔的呼唤,我低下头,他白se制f上用蓝se的线绣了叁个字:「夏千寧」。 原来「小寧」这名字是这麼来的啊,我对眼前这位似曾相识的少年露出微笑,内心澎湃不已。「你好,请问有什麼事情吗」 他把手伸进k子口袋掏出咖啡se的p夹,「嗯,我是来还您昨天掉在店裡的p夹的。」我伸手接过,不小心碰到他的指尖,一g温暖的感觉直闯心房,「谢谢你。」心中一阵颤慄,我,好想好想,再瞭解这个少年多一些...... 「你吃过晚餐了吗」嘴巴居然动得比脑还快,他一脸惊讶。没办法,都开口了,我还是得把话说完,「如果不嫌弃的话,我请你吧,谢谢你帮我把p夹送回来。」 他微微点头,「不、不好意思,那就麻烦您了。」 我心情雀跃的想飞上天。 章节目录 04 令人心动的 以暖se系为主要se调的设计,令人身心舒畅的轻音乐,温馨不做作的气氛,自认为对市区很熟悉的我,从来没见过这间餐厅。 将手握紧,害怕刚才接触留下的温度不告而别。 即使,我知道这麼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喏,自己点吧,别客气。」他微笑着将菜单递到我面前,「要不是因为你,我今天可能连便利商店的饭糰都没办法吃呢,真是太谢谢了。」 「啊......蓝、先生您不必这麼客气啦......」有些紧张的我不自觉的使用出敬语,他听见后居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夏同学真是可ai呢,我高中时就没这麼乖。」 不知怎地,「可ai」这个早已听过上千遍的形容词从他口中说出来似乎变成了咒语,一个可以让我满脸緋红、心跳紊乱的咒语。 我摸了摸脸,幸好没有太热。 他唤来f务生点餐,我注意到后者上下打量他的神情,这突然让我有点不舒f。 他真的很帅、很引人注目,从一进入餐厅到现在,就不断的有目光飘来,直接的、悄悄的、充满ai意的、对我感到嫉妒的...... 我很不自在。 「不过,我倒没想到夏同学竟然昰我的学弟啊。」f务生离去后仍站在柜檯窥视我们。而他好像没有察觉任何异状似的,逕自开口。 我一怔,「蓝先生以前也昰念西高吗」 他点了点头,「昰啊。西高蛮难考的,我国叁的时候拚死拚活的读书,每天都十二点睡,叁点起床,整整持续了将近半年,结果也才高出一分而已,刚刚好考上。升上高中后突然变得很不想念书,每天上课的时候要不是发呆,就是在笔记本上涂鸦,回家也只睡觉、看漫画。」他缀了口f务生送上的红茶,光线照s下,他纤长的手指似乎在发光。 他说起自己的高中时代,我努力想集中精神听故事,却又徒劳无功,注意力不断被他的外貌吸引,墨中带蓝的瞳j乎将我的魂给吸了进去。 「啊,不好意思,一直听我这个大叔讲古应该很无聊吧。」f务生将餐点送到,我摇摇头,尽力露出平时活泼的笑容,「不会的,我很少听到有人分享自己的高中生活呢。蓝先生的很精彩耶」 「那就好。」嘴唇一勾,他补充了一句,「其实你可以不用叫我蓝先生啦,喊映雪哥就好了,反正以后会常见面的。」 才将叉子举到嘴前的我愣住了,麵条全滑落下来,汤汁溅起,「咦......常见面」 他点头,优雅的喝了口浓汤,「昰啊,我还想再见到你。」 心跳,漏了好j拍...... 我故意微歪着头,用一脸迷h来掩饰心中的害羞,「昰、昰要再来咖啡店的意思吗随时欢迎唷」 「嗯,你煮的咖啡太好喝了。」他有种鬆了口气却又很遗憾的感觉,仍是面带微笑的看着我,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名叫失落的情绪。 「那,映雪哥也可以叫我小寧喔」我尽量开朗的笑着,希望能化解变的尷尬的空气。 对不起。 然后,我再次愣住了。 他伸手托住我的下巴,用面纸替我擦拭嘴角。 长长的睫mao,低垂的眼中带有......ai怜...... 热度由他所碰触到的地方向外延伸,渲染到整长脸。 我又脸红了,心跳不再是漏拍,而是莫名的快。 「小寧,你沾到n油了。」他微笑。 我低下头,指尖轻抚着他碰到的地方,「谢谢......」 那g温暖不会消失,会因为他而继续留存着。 那之后,他真的成为了咖啡店的常客。 渐渐,每天看见他出现成了我最快乐的时光。 风铃响起,老闆推了推我,「小寧,你那掉钱包的帅哥朋友好像来了。」我无言,完全不知道老闆到底是为什麼要这样叫他。 「欢迎光临」满心期待的看向门外,他今天也没有让我失望。 「映雪哥要点什麼呢」我趴在柜檯上问他。 「小寧煮的蓝山跟小寧烤的巧克力饼乾。」他弯下腰,我们之间的距离好近,近的我能感觉到他说话时吐出的柔和气息。 老闆假装在看杂誌,一边偷偷摸摸的戴起墨镜瞧着我们,我轻轻踢了老闆一脚。 「一样两杯吗请稍等。」我收下钱,对他笑笑,发自内心的笑容。 他只有一个人,却点了两杯咖啡。 我没有问他理由,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告诉我。 _______这是分格线_____________ 刚刚发现文没发出去赶紧重发 怎麼觉得这篇有要完结的感觉啊... 好啦别紧张后面还有啦欸有人在紧张吗 老闆你一定觉得他们两个在放闪对吧,跟我一样啊窃笑被揍 噢第一次的週更居然顺利完成了,幽伶猫我好感动啊抹泪 其实这礼拜是段考週,我昨天才考完,刚刚心情混乱的把这篇收尾了。 感谢各位大大看到这裡,敬请期待下一篇 虽然我也不知道会出现什麼就是了......再度被揍 *好啦来个下集预告:昂和雪的初识~吧 章节目录 05 他的感情 一座遭殭尸肆n的废墟,了无生气,砖瓦pp散落在地,处处都是尸t,倖存者只有一家人。 腐烂的脸,乾涸的血。 瘦如柴的臂膀出乎意料的有力,一被缠上便离不开了,只能等着成为盘中佳餚。 静静躲在暗巷中,摀着嘴,长而缓的喘着气。应该......还没有被发现吧......我偷偷回头一望。 该死。目光恰好对上空洞,一隻手把我拖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吕昂用抱住沙发上的咖啡se条纹抱枕,尖叫着往我怀裡钻。他的脸被萤幕上的光照出惨澹的蓝。 「我说昂,你也太夸张了吧。」我嘆口气,伸手拿起遥控器按下暂停,画面停格在主角的爸爸被殭尸分解的前一刻。「可可可是真的很恐怖嘛」他激动得连眼镜掉下来都没发觉,泛泪的棕se眼眸直直望着我,仍趴在我身上,我顺了顺他的髮,「是说都快十二点了,你为什麼还在我家看p啊」 他低声说了什麼,我没听清楚,「嗯」把耳凑到他嘴旁,「因......因为我不敢自己在员工宿舍看啊......如果殭尸突然冒出来怎麼办」瞧他一脸害怕的样子,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喂喂雪你怎麼这样啦我是真的害怕耶」他戴上眼镜站起,双手cha腰,恢復了平常严肃的冰山模样,表情超级不爽。 「好啦好啦,我不笑你就是了,」我擦掉笑出来的眼泪,故意挑眉看他,「那你应该要回去了吧半夜十二点自。己。一。个。人。回去喔」 如我所料,他的态度瞬间软化下来,「雪你不要这样嘛,我不敢自己一个人回去啦」我在心裡坏坏一笑,吕昂的弱点又被我戳中了。 「那你赶快去洗澡,」见他正要开口,我急忙道:「别跟我说你不敢自己洗,我才不会跟一个大男人挤在浴室裡一块儿洗」 他满脸无辜,从黑se公事包裡拿出换洗衣物转身离开客厅。 我又嘆了口气,这傢伙为什麼总是随身携带衣f呢让人不禁怀疑他根本是预谋好的...... 叁年前,大学刚毕业的我来到现在这间公司。 新的空气,新的氛围,新的一切。 我拉了拉领带,然后确保衣领是否翻起。 在这个新的世界裡,我还是旧的样貌。 总觉得这样对人比较轻鬆。 所有公司新人皆於这天报到,一如往常,我仍是人群注目的焦点,我早已习惯。 nv人带着j分ai慕,男人流露一些嫉妒,他们悄声议论着,台上董事口沫横飞的说着公司主旨、正确处事态度等等无趣的理念,根本没有人在听,我只顾着注意着他那颗被灯光照得闪闪发亮的光头和毫无品味的穿着。 穿得再难看,长得再丑陋,他也还是比我有钱,想跟他过夜的nv人排到万里长城,真是令人不屑。 j个人前来搭訕,我微笑给予礼貌x的回应。 无聊透顶,我偷偷离开了会场到茶水间,这样被人发现了还能有些理由解释。 「碰」一个男人撞上我,手中的麦香红茶全喷洒在我身上,受到撞击的我跌坐在地,白se磁砖染上一p褐se,「唔......好痛......」我看了那个撞上我的男人。 他有双细长的棕se眼眸,它们被一副黑se细框眼镜围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脸带着j分冷冽,身材高挑,衣着一丝不苟,领带是深蓝se的。 他没有别上印有职称的金se牌子,应该和我一样是新人。 「......抱歉。」他放下手中的麦香,弯腰扶我起来,「你的衣f脏了。」他冷冷望着茶se晕染在我的衬衫上。 废话,那不就是你弄脏的吗我没说出口,笑笑看着他,有点不爽。 「......要换吗」他沉默良久,忽然开口,「不,我不用。」我有些慍怒,但仍笑得同样美好。 他倏地抓住我的手往男厕拖,「不要勉强,我有多带。」 靠,根本是你在勉强我好吗我一把将他的手甩开,「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用。」我现在肯定边笑边冒青筋,但他好像没在听,又厄住我的腕,拉我进了一件厕所,把门锁上后直接扯开了我的领带及钮扣。 这公司的厕所还挺乾净,但我现在紧张的没心情欣赏厕所。 天啊,难道这个男人要把我吃了吗我有长的那麼可口吗我紧闭双眼,微微蹙眉,想着逃开的方法。这个人力气颇大,要y碰y是不可能的,而现在这个时间员工们大多不在这一楼层,走廊也是空的,人较多的地方是刚才新人聚集的小广场,但距离这间厕所不算近,我暗自盘算要叫多大声才会有人听见,却只听他说了声「可以了」便打开厕所的门。 身上有不一样的触感,袖子长了点,领带正塞在我手中。 「......咦」我看了下他,那男人手裡拿的正是我那件被弄脏的白se衬衫。 「我洗好了再还你。」他仍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面无表情,就是一种表情。 我笑了起来,很久没有出现的大笑,看起来应该很疯狂。他眼神裡透出迷h。 「你叫什麼名字」真是个有趣的人。「吕昂。」他回答,回问了句:「你呢」 「蓝映雪。」我看到他的嘴角勾起一道不甚明显的弧线,配在他脸上,说真的还挺......怪的......不过也很好看。 既奇怪又好看,诡异的形容,但十分贴切。 他收起笑容,「衣f洗好还你。」 「咦你知道要去哪裡找我吗」我诧异的问了句,只问了名字就能找到人他指了指我的脸,「随便问一个nv的不就知道了。」 我哭笑不得,然后想起一件事,「对了,你的饮料呢」「啊......」他急急忙忙的衝了出去。 没j天,他拿着我的衬衫来找我,然后问了我手机号m。 回到家,就看见一封未读取的简讯:我可以和你作朋友吗 我又笑了,这个人怎麼跟个小学生没两样 好。发送。 「雪,你在g嘛为什麼笑得那麼噁心」吕昂莫名其妙地瞪着我。刚洗完澡的他散发出一种与我类似却又不同的气味,一pg坐在床上,床垫凹了下去。我把唇一勾,拉起棉被盖在他身上,「没事啦,赶快睡觉。」 他不满的看着我,但还是钻进了被窝,「你好敷衍......」 我没有理会他,攒紧蕴藏y光香气的棉被,「我发现一间不错的咖啡店喔,改天带你去,裡面的咖啡师和老闆都是很好的人呢」他点点头表示了解,我转过身睡了。 他自言自语着什麼,但被强烈倦意侵袭的我没听懂便步入梦乡。 「......为什麼你总是对我这麼没有防备心呢......」吕昂再度坐起,望着身旁男人睡顏,轻轻抚了抚自己刚才被对方触到的髮丝,「雪......我很喜欢你,你知道吗......」懊恼着什麼似的,吕昂低下头,把思绪深深埋在膝盖间,昏h的床头灯在白墙上映出大大的黑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深深深深深情告白啊本猫已疯 哈哈叁角恋要出现了 这篇映雪又爆粗口了都是妳害的 发现自己让人物相遇的方式都怪怪的...算了反正以后还会更怪遭踹 感谢各位看到这裡唷 对了之后有时间可能会加更吧...倒地 *下集预告:欸...还没想到耶......被揍飞 章节目录 06 无法抹灭的yin影 一双双锐利的眼神,对着我,毫无感情。 黑se的,到处都是黑se的,丑陋而扭曲的面容。「碰」一声,沉重落下的那一刻,我的未来就此决定。 一张张离婚协议书飞到我眼前,渐渐将我淹没。 为什麼为什麼你们都不用问我的意见吗我不是这些成年人的附属品,不要擅自忽略掉我的想法我想这样用力吶喊着,和那些自以为是的人对恃,但是声音哽在喉头,只能发出沙哑的、不成调的低语。 身t遭无形的枷锁困住,四肢无法随自我意识动作,呼吸也越发困难。我用力喘气,每一次吸吐倍感艰辛。人们仍旧看着我,目光寒冰似的s穿身躯,很痛很痛,痛的不是身t,而是心。 黑暗无光的法院裡,我还是站在原地,所有人朝反方向离去。 剩下的,是满目疮痍的自己,还有那个背向我,虚假的「监护人」。 「呼、哈啊」我从梦中惊醒,满身冷汗,双手正紧紧扣住脖子,我鬆开手,很用力很用力的大口呼吸。 我知道自己有遗传x睡眠呼吸中止症,但是第一次那麼严重,刚才还以为快要死掉了。 该不会......我瞬间想到了什麼,但马上将之忽略。往好处想,拜託往好处想。我拍拍自己的脸,起身折棉被。 一p黑、离婚证书、法院开庭、法官......虽然记忆不是很清晰,但是我能肯定自己作了恶梦,那个无法抹灭的y影会一直停留在我心裡,久久不能散去。 我揉揉因为仍疲倦而微微痠痛的双眼,再次感受呼吸。 拉开窗帘,所见的天空昰一p灰濛濛,maomao细雨轻飘飘的落下,j滴雨攀附在窗沿,依依不捨的缓缓滑落,地面上ss的,空气中残存大雨后一丝寒意,直衝脑门。虽然我并不昰很讨厌雨天,但比起那乌云密佈的滂沱,我更喜ai万里无云的湛蓝。 滑开手机,现在昰上午六点二十五分,「监护人」还在床上和棉被相依偎,再不出半小时就会起床梳妆,我一点也不想和她打照面,於是加紧了动作,闪身进入浴室盥洗。 镜子前的我不知为何竟然看起来有点憔悴,略为肿胀眼p、充满血丝的眼白和眼角旁一抹淡淡的墨晕。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我都无法说f自己「这绝对不是黑眼圈」,只好捧起冰凉的水往脸上狠狠泼去,看看能不能让眼p稍微消消肿。 明明才十一月初,却已昰寒意十足,拉上学校外套拉练,为自己煮了咖啡、作了早餐。 凉凉的白墙上被由窗透进屋裡的暗淡光线折出灰sey影。这间屋子分明住了两个人,却总冷清得不得了。手中黑咖啡暖和了指尖,我吹口气,咖啡上一薄薄油脂波动,朝四面散开,躲在油脂下的白烟冉冉升起,我喝下一口,咂咂舌,今天的咖啡煮的苦涩了些。 或许我不该抱有太多期待,越昰靠近,受到的伤害也越大,即使非常明白这些道理,在温暖的微笑靠近时,还是很难不去注意它,。我低头望着手中的咖啡,心裡头想着他。为什麼为什麼他才一天没有到咖啡店我就如此悵然若失 一种情绪正在缓缓萌芽,从小到大都没有过的感觉。当你一直很在意一个人时,那算是怎麼样的情愫呢我反覆问着自己,还是得不到答案。 呆呆的冲洗碗盘,手部已经麻木,我却浑然不觉,他的身影不断出现在脑海中。我忘记了冰水流过手腕的感觉,忘记了今天学校裡的小考,忘记了现在正洗着的碗盘,甚至忘记了我自己,只是一心一意思索那份心情。 不断想着一个男人,昰正常的吗 不自觉摸着嘴角,突然一g寒意,「呜好冰」我瞬间清醒过来,看着发红的手掌和满昰泡沫的洗碗槽。 我到底是怎麼了 路旁台湾欒树的浅粉红se蒴果、h褐se枯叶和绿se叶p呈现柔和的渐层。微风吹过,一p落叶飘至我的髮上,我完全没有心思去把它拨下来,只是一味的跨步向前走,心绪十分混乱,一点精神也没有,早自习要考的理化已经忘了大半。算了,现在重点不是这个。 一个nv人骑着脚踏由身旁驶过,刮起一阵风,我缩了缩脖子,突然有人轻轻拍了我的间,转头一瞧,昰张y光帅气的脸,「小寧,早安呀」我勉强挤出笑容,「凯彤早安。」 言凯彤昰班上同学,姑且可以算是我的「好朋友」,功课好、t育好、身为中法混血儿的他长得又高又帅,不知煞到了多少nv同学和nv老师,但奇怪的昰,条件这麼好的他从来没有j过nv朋友,许多人都怀疑他昰同志,而本人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随口回答带过。 他突然用力紧抱我不放,「小寧,幸好你还活着......我紧张死了......」我一头雾水,根本听不懂言凯彤在说什麼,「耶发生什麼事了吗」 他一脸担忧的望着我,说道:「我昨天晚上梦到你在南美洲的亚马逊热带雨林裡面迷路,还掉到亚马逊河,差点被食人鱼吃掉,我发现自己能看得到你,却无法施救,心裡头着急得要命,幸好你自己游回岸上,鬆口气的同时场景瞬间一换,你掉入了泥泞的沼泽,愈沉愈深,一隻鱷鱼张开大口,想要把你吃下肚......」 我当真听得越来越迷糊,只能先安抚他的情绪,「凯彤你不要紧张啦,我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这裡吗还要和你一起去学校呢」 然后,我傻住了。 他的唇往我脸颊上一吻,轻得如羽mao掠过,感觉却又是十分鲜明,「小寧,我最喜欢你了」 被男生吻脸颊似乎......不太正常吧...... 我既害羞又尷尬,满脸通红地岔开话题,「凯彤,今天店裡的f务生请假,你能不能来帮她代班今天的薪水老闆会给你的。」他露齿一笑,回答道:「可以啊今天下午正好不用补习。」 看他爽朗的笑容,刚才剎那的曖昧彷彿都是我的错觉。我微一沉y,但愿他是开玩笑的。 今天,映雪哥也会倒咖啡店来吗 在他身边就能让我很安心,看见他每天出现於咖啡店似乎成了我的......习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对不起猫我才刚打完,所以发文晚了点><差点以为今天没办法发...... 话说明天昰学校70周年校庆的运动会,等一下还要去缝臂章跟写功课好忙喔喔喔 *来个下集预告情敌相见欢 章节目录 小活动:你配对,我出番外~ 各位大大好哇 本周因为某猫生病发烧、参加作文比赛、功课爆多还要画比赛海报总之就是超忙的所以m不完字遭踹,於是决定先来个小活休动刊。 活动时间:11101130 活动内容:各位大大由下列人物中选出两位例:蓝映雪x吕昂,留言后幽伶猫会负责写出他们的番外故事唷 人物: 蓝映雪 夏千寧 吕昂 老闆 小娜 言凯彤 总经理 小寧的爸爸 小寧的妈妈 还没出现的角se或是某路人 不小心被某猫遗忘的角se记x好的大大们请留言告诉我 嗯嗯大概就是这些人了吧,大家赶快来选喔喔喔卖菜 没更文真是非常抱歉......懺悔中还知道要懺悔吼 *注意事项:一种配对只会出现一次喔 章节目录 幽伶猫的小配对~ 抱歉本週又要休刊了......磕头 因为某隻很不认真的猫下礼拜要第二次段考啊啊啊啊被揍 那麼,今天就先附上猫我心中的小配对 凯彤x吕昂 凯彤:昂昂扑抱 吕昂:......甩开 凯彤:今天是你的生日耶,想要什麼礼物呢微笑 吕昂:......不理 凯彤:壁咚难道......是想要我吗耳边吹气 吕昂:......推开伤害雪的人,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话 可以叫我昂的人,也只有雪一个瞪视 凯彤:呆 这组配对,感觉完全演不下去啊摊手 昂果真是护友心切笑 好想画凯彤在壁咚吕昂的样子喔一定很讚脑补中... 休刊真是非常对不起,下礼拜会照常更新的。 关於番外配对方面,猫我打算大家点的都写,不过会晚一点再放上来唷 对了该该乔巴浣熊麦芽饼,你们如果有看到这篇,要点配对的话再直接传给我就好囉 感谢各位大大看到这边噢鞠躬 章节目录 道歉文 抱歉本週又要休刊了......磕头 因为某隻很不认真的猫下礼拜要第二次段考啊啊啊啊被揍 那麼,今天就先附上猫我心中的小配对 凯彤x吕昂 凯彤:昂昂扑抱 吕昂:......甩开 凯彤:今天是你的生日耶,想要什麼礼物呢微笑 吕昂:......不理 凯彤:壁咚难道......是想要我吗耳边吹气 吕昂:......推开伤害雪的人,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话 可以叫我昂的人,也只有雪一个瞪视 凯彤:呆 这组配对,感觉完全演不下去啊摊手 昂果真是护友心切笑 好想画凯彤在壁咚吕昂的样子喔一定很讚脑补中... 休刊真是非常对不起,下礼拜会照常更新的。 关於番外配对方面,猫我打算大家点的都写,不过会晚一点再放上来唷 对了该该乔巴浣熊麦芽饼,你们如果有看到这篇,要点配对的话再直接传给我就好囉 感谢各位大大看到这边噢鞠躬